殷本纪第三

By , 2020年4月30日 8:32 上午

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契兴於唐、虞、大禹之际,功业著於百姓,百姓以平。

契卒,子昭明立。昭明卒,子相土立。相土卒,子昌若立。昌若卒,子曹圉立。曹圉卒,子冥立。冥卒,子振立。振卒,子微立。微卒,子报丁立。报丁卒,子报乙立。报乙卒,子报丙立。报丙卒,子主壬立。主壬卒,子主癸立。主癸卒,子天乙立,是为成汤。

商的故事,要从契说起。契的爸爸是帝喾,妈妈是帝喾的次妃,叫做简狄。简狄洗澡时,看到一只黑鸟下蛋,简狄把蛋捡来吃了,由此怀孕生下了契。契长大后辅佐大禹治水有功,帝舜把商给了他作为封地,从此契家就在商那里做诸侯,世代相继。

那个时候,王妃大概是在河边洗澡,不然无法看到鸟。那个时候,物质大概还很缺乏,不然王妃不至于捡鸟蛋来吃。

讲笑了。王妃取食鸟卵,大概是当时正处于采集文明向农耕文明的过渡阶段。王妃吞卵生契,大概是当时正处于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的过渡阶段。

在夏朝,帝位可以由父传子(夏后帝启崩,子帝太康立),由兄传弟(太康崩,弟中康立),还可以传给堂兄弟(帝不降崩,弟帝扃立。帝扃崩,子帝廑立。帝廑崩,立帝不降之子孔甲,是为帝孔甲)。

从契到成汤,一共有十四世。诸侯的位置,都是父子相传。

成汤,自契至汤八迁。汤始居亳,从先王居,作帝诰。

汤征诸侯。葛伯不祀,汤始伐之。汤曰:“予有言:人视水见形,视民知治不。”伊尹曰:“明哉!言能听,道乃进。君国子民,为善者皆在王官。勉哉,勉哉!”汤曰:“汝不能敬命,予大罚殛之,无有攸赦。”作汤征。

从契到汤,曾经八次迁都。到了契这一辈,把亳定为国都,因为帝喾曾经建都在这里。汤还写了一封信(帝诰),把这事说给老祖先听。

说来惭愧,俺是查了字典,才发现这个亳(bó)字比毫(háo)字少了一划。

商强大起来了,就去揍别的诸侯。

诸侯不是可以乱揍的。譬如说葛伯,因为他不来祭祀商的祖先,汤没有办法,才去揍他的。

为了说明这揍之合情合理,汤还以《汤征》为题写了篇文章,说:“你不听话,我就狠狠地揍你,绝不轻饶!”

总之,商去揍别的诸侯都是有道理的。

伊尹名阿衡。阿衡欲奸汤而无由,乃为有莘氏媵臣,负鼎俎,以滋味说汤,致于王道。或曰,伊尹处士,汤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後肯往从汤,言素王及九主之事。汤举任以国政。伊尹去汤適夏。既丑有夏,复归于亳。入自北门,遇女鸠、女房,作女鸠女房。

汤有个得力的大臣,叫做伊尹,来历很神奇。有的说伊尹为了求见汤,趁着有莘氏把女儿嫁给汤的时机,自告奋勇扮作伙夫陪嫁到汤那里,在做饭的时候给汤讲道理;有的说伊尹其实是个隐士,汤派人去请了五回,这才出来给汤效力,给汤讲古代帝王的故事(素王),给汤讲治国的道理(九主)。

开始的时候,伊尹大概是想做更大的官,于是就到夏那头去了。到了那头,才发现原来是看走眼了,又从夏回来。

伊尹回来的时候,大概是有点不好意思,是从后门进来的。

然而还是碰上了熟人,女鸠、女房,都是汤那时的贤人。为了避免误解,伊尹写了《女鸠》《女房》两篇文章,表明心志。

对于古人来说,会做文章,是很厉害的。夏启做《甘誓》。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帝中康时,羲、和湎淫,废时乱日。胤往征之,作《胤征》。商汤做《帝诰》《汤征》。伊尹做《九主》《女鸠》《女房》。

在商汤的时代,已经有甲骨文了。不过,甲骨文的主要功用是占卜和祭祀。上面说的这些文章,在甲骨文里面并没有发现。

伊尹的《九主》,很长时间以来,都只是个传说。1973年,在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画里发现了一个版本,可惜残缺得很厉害。

汤出,见野张网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乃入吾网。”诸侯闻之,曰:“汤德至矣,及禽兽。”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汤曰:“格女众庶,来,女悉听朕言。匪台小子敢行举乱,有夏多罪,予维闻女众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夏多罪,天命殛之。今女有众,女曰‘我君不恤我众,舍我啬事而割政’。女其曰‘有罪,其奈何’?夏王率止众力,率夺夏国。有众率怠不和,曰‘是日何时丧?予与女皆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尔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罚,予其大理女。女毋不信,朕不食言。女不从誓言,予则帑僇女,无有攸赦。”以告令师,作汤誓。於是汤曰“吾甚武”,号曰武王。

这个网开三面的故事,讲真,我一直没看懂。人之所以张网,不过是为了谋生。汤德及禽兽,人就禽兽不如了。

夏桀荒淫,罩不住诸位小弟了。恰好昆吾氏不太安生,汤就去揍他。

汤叫其它诸侯一起去揍夏桀,说:“不是我爱闹事,而是夏桀太坏了。我要不是怕上天怪罪,才不会去揍他。”

汤说:“你们和我一起去揍夏桀,我会给你们好处的。你们可别不信,我说到做到的。你们要是不听话,我就杀了你们,绝不轻饶。”

汤说:“我武功好厉害的,你们得叫我武王。”

跟夏启一样一样的嘛。

桀败於有娀之虚,桀奔於鸣条,夏师败绩。汤遂伐三嵏,俘厥宝玉,义伯、仲伯作典宝。汤既胜夏,欲迁其社,不可,作夏社。伊尹报。於是诸侯毕服,汤乃践天子位,平定海内。

……

汤乃改正朔,易服色,上白,朝会以昼。

汤在桀的老家(有娀)把桀暴揍一顿,桀被揍怕了,逃往鸣条。

汤又去揍三嵏,抢了人家的宝玉,当作自己的国宝。

其它诸侯也被汤揍服了。

汤当了老大,就修改历法。夏朝的时候,把一月(寅月)当做正月;到了商朝,把十二月(丑月)当做正月。

夏朝喜欢黑色,商朝喜欢白色。

夏朝晚上上朝,商朝白天上朝。

总之,对着干就对了。

汤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为帝外丙。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为帝中壬。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乃立太丁之子太甲。太甲,成汤適长孙也,是为帝太甲。帝太甲元年,伊尹作伊训,作肆命,作徂后。

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汤法,乱德,於是伊尹放之於桐宫。三年,伊尹摄行政当国,以朝诸侯。

帝太甲居桐宫三年,悔过自责,反善,於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帝太甲修德,诸侯咸归殷,百姓以宁。伊尹嘉之,乃作太甲训三篇,襃帝太甲,称太宗。

……

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僇辱之。为革囊,盛血,卬而射之,命曰“射天”。武乙猎於河渭之间,暴雷,武乙震死。子帝太丁立。帝太丁崩,子帝乙立。帝乙立,殷益衰。

第一次明确地提到储君,太子太丁。可惜这个太子死得早。

帝太甲不乖,伊尹关他三年,自己当老大。等到帝太甲乖了,再放出来,让他当老大。

这个伊尹太厉害了啊。

在商朝,帝位可以由父传子(汤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为帝外丙),由兄传弟(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为帝中壬),还可以传给侄子(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乃立太丁之子太甲)。这三种情况,都很常见,说不上哪个才是主流。

帝武乙,历史上第一个被雷劈死的人。

帝乙长子曰微子启,启母贱,不得嗣。少子辛,辛母正后,辛为嗣。帝乙崩,子辛立,是为帝辛,天下谓之纣。

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好酒淫乐,嬖於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於是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於鬼神。大冣乐戏於沙丘,以酒为池,县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者,於是纣乃重刑辟,有炮格之法。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强,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西伯之臣闳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马以献纣,纣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献洛西之地,以请除炮格之刑。纣乃许之,赐弓矢斧钺,使得征伐,为西伯。而用费中为政。费中善谀,好利,殷人弗亲。纣又用恶来。恶来善毁谗,诸侯以此益疏。

终于说到纣王了。

纣气力过人,见多识广,颇有辩才。

大臣想要怼他,还没有开口,他就知道人家想说什么,直接就怼回去了。花言巧语这样普普通通的形容词,实在不足以形容他的口才。

纣王爱饮酒,爱音乐,爱舞蹈,爱美女,爱收藏。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收藏家,非纣莫属。这些都是很高雅的爱好,只是物极必反。

西伯、九侯、鄂侯是纣王手下最大的官。九侯给纣王送了一位美女,但是这位美女不合纣王的心意,纣王就把美女杀了,又把九侯剁成肉酱。鄂侯跟纣王争辩,言辞激动了些,就被纣王做成肉干。西伯啥都不敢说,只是暗地里叹了口气,没想到被崇侯虎告密,也被纣王关了起来。西伯的手下给纣王献上美女、奇物、宝马,这才把西伯给救了出来。

西伯、九侯、鄂侯都不在了,纣王先后任用费中、恶来主政。这两个都是小人,诸侯都不喜欢,与纣王越发生疏了。

西伯归,乃阴修德行善,诸侯多叛纣而往归西伯。西伯滋大,纣由是稍失权重。王子比干谏,弗听。商容贤者,百姓爱之,纣废之。及西伯伐饥国,灭之,纣之臣祖伊闻之而咎周,恐,奔告纣曰:“天既讫我殷命,假人元龟,无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维王淫虐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安食,不虞知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不欲丧,曰‘天曷不降威,大命胡不至’?今王其奈何?”纣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祖伊反,曰:“纣不可谏矣。”西伯既卒,周武王之东伐,至盟津,诸侯叛殷会周者八百。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尔未知天命。”乃复归。

纣愈淫乱不止。微子数谏不听,乃与大师、少师谋,遂去。比干曰:“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乃强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剖比干,观其心。箕子惧,乃详狂为奴,纣又囚之。殷之大师、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周武王於是遂率诸侯伐纣。纣亦发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斩纣头,县之白旗。杀妲己。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令修行盘庚之政。殷民大说。於是周武王为天子。其後世贬帝号,号为王。而封殷後为诸侯,属周。

周武王崩,武庚与管叔、蔡叔作乱,成王命周公诛之,而立微子於宋,以续殷後焉。

太史公曰:余以颂次契之事,自成汤以来,采於书诗。契为子姓,其後分封,以国为姓,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孔子曰,殷路车为善,而色尚白。

越来越多的诸侯背叛纣王,投奔西伯。比干、商容、祖伊等大臣劝说纣王,纣王都不听。

祖伊的劝说,挺有意思的。他说:“大王你玩得太过了,老天爷都不要我们了,占卜都不灵光了。”

这样的劝说,当然是没有用的。

西伯死后,周武王在盟津纠集了八百诸侯,要去揍纣王。诸侯都很激动,都想赶紧去揍。但是周武王说,时间还没有到呢,咱们先回去。

纣王那边,微子、大师、少师逃走了,比干被纣王挖了心,箕子装作疯子,还是被纣王关了起来。

周武王率领诸侯在牧野把纣王暴揍了一顿。纣王逃到鹿台,穿上玉衣,自焚而死。周武王砍下纣王的脑袋挂在白旗上示众,又把妲己杀了。

周武王从此当了老大。他很谦虚,不称帝,只称王。

商的时代过去了,周的时代到来了。

孔子说,殷人的车很好,殷人喜欢白色。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