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本纪第四(一)

By , 2020年5月3日 9:50 下午

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適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弃为儿时,屹如巨人之志。其游戏,好种树麻、菽,麻、菽美。及为成人,遂好耕农,相地之宜,宜穀者稼穑焉,民皆法则之。帝尧闻之,举弃为农师,天下得其利,有功。帝舜曰:“弃,黎民始饥,尔后稷播时百穀。”封弃於邰,号曰后稷,别姓姬氏。后稷之兴,在陶唐、虞、夏之际,皆有令德。

周的始祖是后稷,名字叫做弃。弃的妈妈是帝喾的正妃,叫做姜原。姜原在野外看到巨人脚印,心里欢喜,就去踩它。踩了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怀了孕,生了个娃。姜原觉得这事不太吉利,就要把娃偷偷丢掉。

姜原把娃丢在巷道上,但是牛马都不踩他。姜原把娃丢到树林里,可是那里有好多人,只好换个地方。姜原把娃丢到结冰的水沟里,鸟儿飞过来,张开翅膀垫着他,给他盖着。姜原没有办法,只好把娃养着,取名叫做弃,就是“丢丢”的意思。

这大概就是神迹了吧。

上回提到商的始祖是契,契的爸爸也是帝喾,妈妈是帝喾的次妃,叫做简狄。简狄洗澡时,看到一只黑鸟下蛋,简狄把蛋捡来吃了,由此怀孕生下了契。

理论上,契和弃是兄弟。两兄弟的来历,都很神奇。

商人不在乎契的来历,那时尚未完成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的过渡。周人在乎弃的来历(以为不祥),那时已经完成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的过渡。

弃爱种地,很会种地,大家都学他。帝尧听说了,就让弃做农业部长。弃这个农业部长当得很成功,到了帝舜时,被封为诸侯,封地在邰,以后稷为号,以姬氏为姓。在唐陶(尧)、虞(舜)、夏(禹)的年代,后稷家族的名声都很好。

顺便说一句,尧的爸爸也是帝喾哦。

后稷卒,子不窋立。不窋末年,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务,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不窋卒,子鞠立。鞠卒,子公刘立。公刘虽在戎狄之间,复脩后稷之业,务耕种,行地宜,自漆、沮度渭,取材用,行者有资,居者有畜积,民赖其庆。百姓怀之,多徙而保归焉。周道之兴自此始,故诗人歌乐思其德。公刘卒,子庆节立,国於豳。

后稷死后,不窋继诸侯位。不窋晚年,夏的势力日衰,就撤了农业部长的位置。不窋没有官当了,就跑去投奔戎狄。

叛国哦……

许多人以为戎狄就是外族,其实不然。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早期,既狩猎,也采集。喜欢狩猎的,逐渐发展为游牧民族;喜欢采集的,逐渐发展为农耕民族。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早期是混居在同一片土地上的。游牧和农耕都需要土地,所以两边经常要打架。

农耕民族更早地出现了文字,文字又促进知识与经验的积累与传承。农耕民族因为首先掌握了书写,也就掌握了历史,掌握了正统和正义。

对和错,内和外,美和丑,正义和不义。外族就是不义,揍外族就是对的。

不窋死了,鞠继位;鞠死了,公刘继位。公刘虽然跟戎狄混在一起,却把种地这祖传的手艺发扬光大起来。他把日子过得有声有色,许多贵族都迁来投靠他。所以,周朝的兴起,得从这位流亡戎狄种地的公刘算起。

民以食为天。就是说,谁给人民饭吃,谁就是人民的天。

公刘死了,儿子庆节继位,定都在豳。

庆节卒,子皇仆立。皇仆卒,子差弗立。差弗卒,子毁隃立。毁隃卒,子公非立。公非卒,子高圉立。高圉卒,子亚圉立。亚圉卒,子公叔祖类立。公叔祖类卒,子古公亶父立。古公亶父复脩后稷、公刘之业,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薰育戎狄攻之,欲得财物,予之。已复攻,欲得地与民。民皆怒,欲战。古公曰:“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与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乃与私属遂去豳,度漆、沮,逾梁山,止於岐下。豳人举国扶老携弱,尽复归古公於岐下。及他旁国闻古公仁,亦多归之。於是古公乃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作五官有司。民皆歌乐之,颂其德。

后稷的后人,在戎狄那边又传了好多代,轮到古公亶父继位了。

传说中古公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薰育、戎狄来抢夺财物,古公就任由他们抢。薰育、戎狄来攻占古公的地盘,古公只带了些亲信,翻山渡河一直逃到岐下。

古公的民众,原本是想和薰育、戎狄拼了的。可是古公说了:“民众跟着君王,图的是君王给他们好处。戎狄图的是我的土地和民众,民众跟着我和跟着戎狄有什么区别呢?让我的民众去打仗,去杀戎狄的民众,让我做戎狄的王。哎呀呀,我真是太不忍心了。”

逃跑都能被说成这么帅,不知道岳爷爷读了会作何感想。

古公逃到岐下,豳人也拖家带口跟到岐下。

古公在戎狄那边时,也是住帐篷牧牛羊的。到了岐下,开始盖房,开始筑城,开始划分圩镇。周人又从游牧民族变回了农耕民族。

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古公曰:“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长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传昌,乃二人亡如荆蛮,文身断发,以让季历。

古公卒,季历立,是为公季。公季脩古公遗道,笃於行义,诸侯顺之。

公季卒,子昌立,是为西伯。西伯曰文王,遵后稷、公刘之业,则古公、公季之法,笃仁,敬老,慈少。礼下贤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归之。伯夷、叔齐在孤竹,闻西伯善养老,盍往归之。太颠、闳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之徒皆往归之。

古公长子太伯,次子虞仲,幼子季历。季历生下昌时,有吉祥之兆。古公说:“咱们家要是有出头之日,就得靠昌啦。”太伯和虞仲知道古公想传位给季历,将来好让昌继位。他们为了让位给弟弟,就跑到南方去,断发文身,表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太史公用了一个“亡”字,一个“让”字。

如此波澜壮阔的爱恨情仇,若是让今人来写(biān),二三十集恐怕打不住吧。

古公卒,季历立,是为公季。公季卒,子昌立,是为西伯,就是周文王了。

西伯敬老,有些诸侯国的老干部,退休了就到他那养老。传说中的伯夷和叔齐,就是从孤竹国到西伯那养老的。

崇侯虎谮西伯於殷纣曰:“西伯积善累德,诸侯皆向之,将不利於帝。”帝纣乃囚西伯於羑里。闳夭之徒患之。乃求有莘氏美女,骊戎之文马,有熊九驷,他奇怪物,因殷嬖臣费仲而献之纣。纣大说,曰:“此一物足以释西伯,况其多乎!”乃赦西伯,赐之弓矢斧钺,使西伯得征伐。曰:“谮西伯者,崇侯虎也。”西伯乃献洛西之地,以请纣去炮格之刑。纣许之。

崇侯虎向纣王告状,纣王就把西伯捉了來,关在羑里。闳夭等人通过纣王的宠臣费仲给纣王献上美女、好马、珠宝。纣王说:“哎呀呀,你们真是太客气了,给我这么多好东西。光是这个美女,就可以放了西伯吖。其实西伯是好人,都是崇侯虎陷害他。”

于是纣王放了西伯,又给他兵器和兵权。西伯把洛水西边的地盘送给纣王,请纣王废除炮格之刑,纣王也答应了。

这个美女当真不简单。那时有个部落叫做有莘氏,盛产美女。商汤有个老婆,是有莘氏的;西伯有个老婆,是有莘氏的。献给纣王的美女,也是有莘氏的。

西伯阴行善,诸侯皆来决平。於是虞、芮之人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虞、芮之人未见西伯,皆惭,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祇取辱耳。”遂还,俱让而去。诸侯闻之,曰“西伯盖受命之君”。

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须。明年,败耆国。殷之祖伊闻之,惧,以告帝纣。纣曰:“不有天命乎?是何能为!”明年,伐邘。明年,伐崇侯虎。而作丰邑,自岐下而徙都丰。明年,西伯崩,太子发立,是为武王。

西伯盖即位五十年。其囚羑里,盖益易之八卦为六十四卦。诗人道西伯,盖受命之年称王而断虞芮之讼。後十年而崩,谥为文王。改法度,制正朔矣。追尊古公为太王,公季为王季:盖王瑞自太王兴。

周人和睦,耕田都留下很宽的边界,不互相争抢。虞国和芮国的人因为地界纷争,来找周人当裁判,看到周人宽阔的边界,都觉得很丢脸,就不好意思地回去了。

不争抢的前提是吃得饱,有余粮。周人的祖先,在帝尧的年代就是农业部长,跟戎狄混在一起都没忘记种地,可是周人吃得饱可能不是因为会种地。周人揍犬戎,揍密须,揍耆国,揍邘,揍崇侯虎,都是诸侯国。诸侯国被揍趴下了,就会把吃的喝的给送来。

难怪周人种地可以留下很宽的边界。

虞芮之讼,是典型的以果为因。

揍完崇侯虎,盖了一座新城,叫做丰邑,迁都到丰。第二年,西伯去世,太子发继位,就是后来的武王。

西伯被纣王关在羑里时,将《易》的八卦发展成六十四卦。

武王称王之后,追称古公为太王,公季为王季,西伯为文王。

所谓“制正朔”,就是改历法。

夏朝的时候,把一月(寅月)当做正月。商朝的时候,把十二月(丑月)当做正月。周朝的时候,把十一月(子月)当做正月。

这就是所谓力量即正义吧。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