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记

By , 2020年5月17日 5:00 下午

好多天都没有乱记了。

在家上班一个多月,仿佛已经习惯了。有饭吃,有肉有菜,有手纸,并不觉得有什么不便。因为好久都没有打球,我似乎还吃胖了一些。这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和外面的疫情好像不太协调。

前两天,澳洲宣布放开管制了。

放开管制,不是因为要完了。相反,如果不放开管制,就要完了。

在严格的抗疫措施之下,民众的生活是艰难的。

我就举个栗子。

悉尼有位卖白粉的老大,在试图申领失业救济金的时候,被逮捕了。这位老大在失业救济申请表的“职业”一栏,明明白白地写道:“卖白粉的(cocaine dealer)”。到了警察局,老大说他有许多小弟,最近业绩很差,小弟都活不下去了,这次其实是给他的司机申请失业救济。

The leader of a prominent Sydney drug syndicate is behind bars today, after attempting to apply for the $1500 a fortnight JobKeeper payment.

In his application, Mark McShane clearly states his occupation as a ‘cocaine dealer.’

在警察局,卖白粉的老大还分享了他的做人原则:要诚实。

讲真,凸凹锅的人,真真是实在啦。

As he was being arrested by police, Mark McShane told DBT that he “was just trying to be honest” on his application.

卖白粉的尚且如此,普通人的生活有多辛苦,可想而知。

家里热水器的进水管有些漏水,都渗到地毯底下去了。给水管工打电话,没有人理我,就自己去五金商店买一条进水管回来换。今天的天气超级好,街上人很多。路过一家熟悉的咖啡馆,里面坐满了人,外头还有许多人排队。

用蓝妹妹的话来说,病毒最喜欢啦。

放开管制前,澳洲全境连续一个星期每天新增病例维持在16例以下。放开管制的第一天,新增病例数量反弹到30例。

不过,澳洲政府作出取消管制的决定,是有一定道理的。只要看一下现存病例的数量,马上就能够明白背后的逻辑:现在医院有足够的床位了。

到目前为止,全澳洲累计病例总数刚刚超过7000。在这个过程中,大概的时间线如下:

2 月15日,累计15个确诊病例。
3 月10日,突破100 个确诊病例,用了25天。
3 月20日,突破1000个确诊病例,用了10天。
3 月24日,突破2000个确诊病例,用了4 天。
3 月26日,突破3000个确诊病例,用了2 天。
3 月29日,突破4000个确诊病例,用了3 天。
4 月01日,突破5000个确诊病例,用了3 天。
4 月08日,突破6000个确诊病例,用了7 天。
5 月15日,突破7000个确诊病例,用了37天。

在所有98个死亡病例中,40到49岁这个年龄组有一个男的,50到59岁这个年龄组各有一男一女,60到69岁这个年龄组有七男四女。剩下84个病例都是70岁以上的。

讲真,70岁以上的患者,估计都是被其他年龄组的患者招惹上的。尤其是20到39岁之间的这些人,最不在乎了。今天在街上浪的,大都是这个年龄段的。

仔细看来,我们这个年龄段的,最小心啦。

放开管制了,病例数量就会蹭蹭蹭地往上涨。

所以咱最好还是在家里继续猫着。

3 Responses to “乱记”

  1. 拜仁慕尼黑说道:

    好多乱记啊,还是大概取个标题吧

  2. Jimmy说道:

    蒋老师在外注意安全。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