芰荷

By , 2020年10月25日 4:44 下午

村北有山塘,塘水浊如泔。
芰荷生参差,荷叶斑驳染。
莲花出污泥,赭黄配青蓝。
一支偏独秀,赤橙自烂漫。

昨天童君分享了两张睡莲照片。同一片荷塘,一张是童君拍的,一张是饭哥拍的。​两相对照,不禁哂然。

下午坐火车去打羽毛球,路上百无聊赖,便随手写了几句。

王公静安有云:“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早些时候,总觉得造境要胜于写境,最近读了苏公的一些古风,方知未必。

今年写了两首长些的古风,一首《遇文殊》,一首《玄鸟》。《遇文殊》造境为主,写境为辅;《玄鸟》写境为主,造境为辅。就思想性而言,《遇文殊》可能稍好一些;就文字技巧而言,《玄鸟》不输于《遇文殊》。

今天写这首《芰荷》,也顺便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写诗固然要注意文字的美,是不是也必须确保内容的美。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但是反观之前自己写的短诗,很明显有一些唯美的倾向。因为唯美,便不免有造作之处,意境也不免显得生硬。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