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母携鸡子

By , 2020年10月27日 9:14 下午

鸡母携鸡子,庭前觅白蚁。
西风穿林过,簌簌落榕籽。
竹篱有新花,村路少行迹。
柴门坐黧犬,久久望桥西。

这首短诗,是今年二月份写的。

我们还在海南的时候,有一个不大的庭院。说老实话,没有竹篱,也没有柴门,栏杆是铁的,大门是钢的。除了门口的两棵大榕树,院子里还有好多树,大都是果树。树底下散养了好多鸡,白天吃白蚁蚂蚱,晚上睡在树枝上。母鸡们零零散散地在草丛里下了许多蛋,大都被我们找到炒来吃了。但是草丛很高,还是有漏网的鸡蛋,偶尔能看到母鸡带着三五只小鸡出来玩耍。

我们真的有一只狗黑。记得小黑妈妈家是养罗非鱼的,小黑刚被抱到我们家的时候,浑身都是鱼味,连续洗了三天才把鱼味给洗掉了。小黑很聪明,会抱人大腿撒娇,会踩人脚丫不让走开。有一段时间,我们平时住在海口,周五晚上回文昌住。每次回来的时候,都是小黑在家门口等我们,远远听见我们的车声,就飞奔出来迎我们,一直要跑到小桥那边去。

小桥也真的在西边,原先很矮很小,颇有些年头了。2010年秋天发洪水,这桥被淹了一个多星期,洪水过后,就被拆掉重修了。那次洪水,我们也被困了一个星期,没有别的吃的,每天都只有鸡吃。

可惜的是后来小黑不见了,村人都说可能是被捕狗的偷走的。

这首诗,开头写得是鸡母携鸡子,可是写着写着,突然好想小黑。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