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老师,走好

By , 2020年11月27日 10:14 下午

M 老师是我2000年在UIUC读书时的室友。那时我读硕士,他是西南财经大学公派过来的访问学者,已经是副教授了。

在我的记忆里,中国大陆公派到美国的访问学者是一种很奇怪的存在。我曾经在博客里写到,他们“通常都过着游手好闲的生活,平时就是上上网,聊聊天,打打游戏,或者是生个孩子”。M 老师常常去教室旁听,也常常怨叹自己英语不好,不怎么听得懂,让我觉得他很与众不同。在UIUC,听不懂老师讲课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我也选过一门一个单词都听不懂的专业课,后来干脆就退掉了。

我出门很早,回来很晚,所以和M 老师的交流并不多。我忙着做实验的时候,M 老师帮我做过许多次饭。我半夜里坐最后一班车回来,M 老师已经关门睡了,但是给我留着客厅的灯,饭桌上压一张小纸条,说是电饭煲里给我留了饭。

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发生在M 老师快要回国的时候。那天夜里我从实验室回来,听见M 老师在房间里小声地哭。我敲了敲门,M 老师红着眼睛出来,问我会不会用扫描仪。美国的书很贵,M 老师从图书馆借了许多书,想要扫描了存在电脑里带回去。M 老师所在的院系管理很严,不允许访问学者在复印室整本地扫描书籍,M 老师就买了一台扫描仪,可是不会在电脑上安装扫描仪的驱动程序。正好我略懂电脑,就帮M 老师把驱动程序安装好了。M 老师开心得很,说这扫描仪是自己掏钱买的,要是不能用,就相当于白买了。要知道,在那个年代,扫描仪是很贵的。

后来M 老师就回国了。再后来,我也回国了。

2008年,我到成都出差。M 老师在成都某大学当教务处处长,听说我到成都来,就邀我吃个晚饭,一起吃饭的还有中铁T 局的某总等等。正吃着,某总收到一条短信,说是属下某单位在某隧道施工时发生了重大恶性安全事故。我也曾经学习过土木工程,知道“重大恶性安全事故”的定义。按照国家规定,死亡人数达到3 人要报国务院备案,相关负责人要追究领导责任的。某总一边吃饭一边打电话了解情况,最后确定为2 人死亡1 人重伤,话语之间似乎是有些人虽然已经丧生但是暂时不能算是正式死去。处理完事故,某总又打电话给其他下属,要求尽快对下属单位进行生产安全教育,但是不要提起刚刚发生了施工事故。吃完晚饭,我先行告辞回去酒店休息,M 老师说得陪某总打麻将,又说某总第二天要检查生产安全。

自成都一别,我和M 老师再也没有联系过。

吃晚饭的时候,突然从朋友圈的新闻里看到M 老师自杀的消息。这样的消息,我一般都不会点开来看的,然而新闻标题里有M 老师的名字,所以就看到了。

我不知道M 老师是一位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新闻里所说的事情孰真孰假。只是突然听说一个曾经认识的人不在了,不免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可惜。

M 老师,走好。希望您在那边不需要陪人吃饭,也不需要陪人打麻将。

One Response to “M 老师,走好”

  1. 哥斯拉说道:

    你说的可以MHT老师?听说是位很好的老师,对学生很用心。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