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猴

By , 2021年1月23日 1:28 下午

珠崖人称山魈为猫猴,言其状如灵猿,知远近,性暴戾,喜劫掠。小儿哭啼,大人常以猫猴吓之,曰:慎莫作嚎啕,勿使猫猴擒。

日落石桥西,斜晖染朱崖。
猫猴坐崖头,仰面观云霞。
云底接茂林,依稀见青瓦。
炊烟三两处,缭绕越枝桠。

缘本白芝草,寄居野茶根。
茶树老嶙峋,斑驳覆苔藓。
藤葛绞木枯,枝残惊鸟禽。
偶有蛇鼠过,奔逐向溪涧。

玄衣皓发叟,自名红坎翁。
来不知其所,去不见其踪。
攀枝倚桠杈,举壶饮清风。
捋须拭酒痕,正坐说虚空。

芝草存慧心,闻道窥因缘。
岁久聚精神,幻得女儿身。
日上行空山,入夜披星眠。
最喜着素服,对溪理衣襟。

老翁尝有言:崖西有人居,
貌虽与我同,性实甚殊异。
意思不可度,行动难理喻。
慎勿相往来,更莫共言语。

四月溪水涨,叮咚摇藤萝。
偶有红花落,旋返漾清波。
逐花出溪谷,盘折过田坡。
坡尾现陂塘,石桥依芰荷。

扶苇坐汀堤,解履濯素足。
但觉暗香绕,依稀有若无。
掬水泽萍叶,扑簌滚晶珠。
萍底鱼虾动,悠然自沉浮。

履声出小径,犬吠惊远思。
左右皆平野,进退两无据。
窸窣系木屐,捧心长纳息。
约略定神色,怯怯望回蹊。

青衣白面郎,引犊下沙岸。
黄犊贪新草,转头拽麻缆。
黧犬卷赤尾,踢跶行田坎。
雏雀出乱蒿,啾唧上藤蔓。

阿妹甚名姓,乡里未曾见。
那厢去与来,何不搭语言。
羞面红胜荷,衣裙白似莲。
兀自顾清影,百唤无一应。

兄哥居塘西,筑室在南坡。
瓦屋十七路,厅堂大且阔。
路远肚欲困,日毒口应渴。
愿邀还舍下,亲为奉盂砵。

侬家住崖东,去此三五里。
忽忆老翁言,欲语又辄止。
家严坎上待,意恐归来迟。
谨谢塘西哥,后会应有期。

忐忑拾腿脚,疾疾向山行。
身后犹笑呼,不敢略转睛。
辗转入溪谷,方觉神魂定。
回首望陂塘,松竹遮沙汀。

扶石上坡坎,盘腿坐崖头。
翠带出荆榛,飘拂系匏斗。
黄犊迷平野,石桥如绣扣。
村郭寂寂坐,浮云行悠悠。

村人有何异,样貌和我同。
举止颇肖似,言语亦相通。
忍将牛马役,摧折柏与松。
终岁营寮棚,世代筑樊笼。

白面牵牛郎,谈吐甚生趣。
怜我饥与渴,径自荐饭食。
堂下有阿谁,何人共起居。
思绪随云游,不觉日已西。

流霭淹余霞,旷野没苍茫。
冥昏剪树影,银钩挂穹帐。
邃幕青如墨,正宜匿行藏。
何不趁夜色,暗把塘西访。

援葛下高崖,循溪过石桥。
蛙声出圩埂,胡萤舞洼坳。
田尾接南坡,龛社鸦雀闹。
穿林见屋舍,隐约烛影摇。

凭树窥庭内,骤然闻喝吼。
妇人踏槛叱,举臂抡苕帚。
男夫绕几避,当啷坠瓦瓯。
肥猫夺门出,黧犬夹尾走。

小儿坐地啼,唾涕糊脸面。
老妪顿足怨,颤巍相解劝。
后山有猫猴,歹恶兼耳敏。
慎莫作嚎啕,勿使猫猴擒。

闻说气不平,趋前入堂户。
猫猴有何辜,竟致大诋辱?
老小皆诧讶,转头相睨顾。
顷刻成骇惧,厉呼窜如鼠。

只身立堂前,愕然望空庭。
促织吟墙隅,杜鹃鸣幽林。
邻舍争闩门,推槅掩窗棂。
家家灭灯烛,户户绝音声。

暗夜梆锣急,唤应四角起。
周遭渐鼎沸,村人奔呼至。
青壮执刀棒,妇孺举明炬。
不期盆盂袭,秽渍污白衣。

一夫越众出,怒目睁欲破。
就炬焚咒符,捶鼻向天唾。
妖孽忒大胆,入室行劫夺。
雷公偕电母,速降除殃祸。

飙风平地起,烛熄灯炬灭。
瓦石逐屋脊,嚣尘噬星月。
电光织网罟,乌夜白胜雪。
霆雷震耳聩,声声肝胆裂。

深邃起哮唬,中庭抖如筛。
黄泥涌若沸,老叟穿土来。
双双遁地走,观者皆愣呆。
所遗者何物,阶上断袖白。

雷止电光暗,万籁寂无声。
村人面面觑,屏息几欲停。
疾雨破晦默,峭冷赛寒冰。
争做鸟兽散,闭户慰忧惊。

鹧鸪唤天光,红坎裹茫烟。
黄鼠搂梢头,引颈望芳甸。
猫猴驻足观,恳恳相诫勉。
慎莫近人居,慎莫惹凡尘。

野有蔓草斋主人时寄雪梨
不知今日是何年

注:
一、兄哥,海南话,指兄长,可代称亦可自称。
二、海南民居以“瓦路”指代椽条,十七路指正室厅堂檩木上架有十七根椽条。正室厅堂上椽条为单数,通常在十一根到十七根之间。民居十七根椽条以上者甚少,多见于祠堂与书院等公共建筑。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