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崖州志》乱记(一)

By , 2021年1月25日 6:12 下午

最近略有闲暇,粗粗地读了一遍《崖州志》,随便乱记几笔。

崖州习礼义之教,有邹鲁之风。樵牧渔猎,与黎獠错杂。妇女不事蚕桑,止织吉贝。家自耕种,天物佣佃。士多业儒,人重廉耻。(卷一.舆地志一.风俗)

查了一下,“吉贝”原来就是木棉。文昌古称紫贝,与吉贝谐音,或源于此。

安土重迁,不事远贩。惟货土产,槟榔、椰子,及沙糖、生油、滕板、皮张、沉香、益智、艾粉等物。皆不甚抵值。故产计万金者,城落无数家。(卷一.舆地志一.风俗)

所以,当时沉香也“不甚抵值”咯。

崖处滨海,时有飓风之虞。故公私宫室,不为高敞。贫民庐舍,织柴为壁,涂之以泥,盖以茅茨,常为飓风所卷。(卷一.舆地志一.风俗)

这种房屋,我是很熟悉的,小时候见过许多。织柴为壁,就是在地上竖着打几根木桩,在木桩上横着钉上竹条,再用稻草混合黄泥搭在竹条上抹平阴干。

龙眼,如荔枝,枝叶稍小,壳青黄色,形圆如弹丸,核如木梡子。肉白而带浆,其甘如蜜。一朵五六十颗,作穗如葡萄然。荔枝过,则龙眼熟。故谓之荔奴。(舆地志三.物产.果类)

“荔奴”这个词,小时候听说过,一直不明所以。

山竹,一名涩勒,即刺竹也。长芒密距,枝皆五出,如鸡足,可敝村砦。子瞻诗云“涩勒暗蛮村”,是也。土人种为藩,笋亦可食。(舆地志三.物产.竹藤类)

这一段刺竹,甚妙。

鬼画符,产道旁,状如木兰、紫薇。高五六尺。叶大如指,蓝色。老则有白篆文,如蜗篆,故名鬼画符。署月,土人畏蚊,折枝逐之,蚊即惊散。故又名打蚊树。凡感风寒,取嫩叶捣汤服之,大吐,立效。或行路寒暑所侵,吐泻腹痛,摘数叶嚼之,即愈。(舆地志三.物产.木类)

这一段写了这么长,我还是不知道“鬼画符”是什么树。惭愧,惭愧。

海鹅,即鹈鹕,一名逃河。阳江人谓之水流鹅。下水取鱼,颐下皮袋盛水二升许,以养鱼。每淘河一次,可充数日之食。渔谣云:“水流鹅,莫淘河。我鱼少,尔鱼多。竹弓欲射汝,奈汝会逃河。”《南越笔记》(舆地志四.物产.禽类)

读到“下水取鱼,颐下皮袋盛水二升许,以养鱼”这几句,差点喷茶。古人真是太有想象力了吖。

雁,广南无雁,近间有之。明时有雁集于琼山学泮池,邱濬为之记。天寒时,偶来,浑身皆黒,颈微白。客语名乌褂,约重二三斤。(舆地志四.物产.禽类)

读到“约重二三斤”,秒懂。

痛肚鸟,鸣声如人腹痛而呻。故名。(舆地志四.物产.禽类)

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鸟?

半天叫,大如瓦雀,而色斑黄。出河边沙坡,及田间。春令,窟田塍为巢。一生三四子。喜向日而唱,有半时之久。当天朗日晴,一飞一唱,自下而上,高唱入云。久之,自上而下,不绝如缕。土人取其子,畜以遣兴。(舆地志四.物产.禽类)

所以,这又是个什么鸟?

鳗鱼,颌下有二小翅,无鳞。客语名麻鱼,又名土龙。分咸淡二种。海鳗,铦牙,大口,肉有细刺。淡水鳗,肉细而肥,大者如股,能上山觅食。土人伺其归,跟踪,撒以灰,鱼涩缩盘旋,不能去,因捉之。(舆地志四.物产.麟类)

“大者如股,能上山觅食”,这说的真的是淡水鳗嘛?

乌鲗鱼,一名墨鱼,状如算囊,无鳞,两须长似带。腹下八足,聚生口旁。缩喙在腹下。怀板,含墨。其骨名海螵蛸。又云乌贼怀墨而知礼,江东或取其墨书契以给人。迹似淡墨,逾年墨消,空纸耳。黄《通志》(舆地志四.物产.麟类)

先说“怀墨而知礼”,然后不动声色地讲了一件极其鸡贼的事情。这笔法,真真是绝了。

海和尚鱼,人头,鳖足,身差长而无甲。舟行,遇者率不利。明弘治初督学韦彦质按琼,渡徐闻,此物登舟。群骇,议禳之。先生方严,不敢白也。试毕而还,如履平地。可见妖不胜徳。《海语》(舆地志四.物产.麟类)

这货(monkfish)我还真吃过,模样确实吓人。妖不胜徳,哈哈哈哈。

塘虱鱼,黑色,身滑无鳞,头尖而尾扁。腮有两刺,捉者须防其伤。《志》称风雨将作,群引涎,能越野。遇者获担而归,用沸酒活泡,益以乌豆,能愈聋。(舆地志四.物产.麟类)

这鱼我小时候经常捉来吃的,从没见过能越野的吖。

飞鱼,一名文鳐,生南海。大者长尺许,有翅与尾,齐群飞海上。海人候之,当有大风。《吴都赋》云“文鳐夜飞而触纶”。《本草纲目》(舆地志四.物产.麟类)

飞鱼,小时候经常吃的,好吃。

规鲍鱼,一名鸡䱐。头大,皮绉,多骨,无刺。味清甜,宜羹。胆最毒,食之杀人。(舆地志四.物产.麟类)

听说过,没吃过,不敢吃。

讲真,在《鳞类》里头没有看到过山鲫,真是令我失望透顶。过山鲫本名鱼壳攀鲈,在文昌话里叫做“剪毛”,是海南极为常见的淡水鱼。这货枯水的时候能够上坡爬树,翻山越岭的去找一个新的水塘,可以说是鱼类中真正的战斗机。刚刚在“塘虱鱼”条目下看到的“能越野”,大概是将过山鲫的本事硬按到塘虱上了吧。

石蟹,生豪霸岭港边。在地有生气,掘出见风,则化为石。螯足难得全者。性凉,能消肿毒,亦治耳疾。海中亦有石螺,性质功用相当。(舆地志四.物产.介类)

“在地有生气,掘出见风,则化为石”,这是把州志当神话写了吧。

寄居虫,如螺,形如蜘蛛。本无壳,入空螺壳中,载以行。触之缩足,如螺闭户。火炙,乃出走。始知其寄居也。《南州异物志》(舆地志四.物产.介类)

火炙?人类真的是太坏了啊。

紫贝,《广州志》曰:贝凡有八,紫贝最为美。《岭表录异》云:紫贝,即蚜螺。儋振夷俚采以为货。《南越志》土产明珠大贝。《尔雅翼》古者货贝而宝龟,至秦废贝而行钱。王莽分贝为五品,故有大贝、状贝、公贝、小贝之名。不盈六分,不得为贝。《通志》(舆地志四.物产.介类)

咿,又是紫贝?

按州民只织吉贝,绝少养蚕。间有养者,工作禭具,无与纺绩之用。黎村养者,能为丝绒,然粗仅备黎桶而已。(舆地志四.物产.昆虫类)

也是,木棉是树上生的,养蚕多麻烦啊。

蜂,有八种。惟蜜蜂有君臣之义,作蜜益人。外有排蜂、黑蜂、黄蜂、衮蜂、道壁蜂、火筒蜂、青盲蜂。按蜜蜂俗称蝇蜂,不螫人。蜜醉,则螫。每逢吉日,群飞而过。土人握尘撒之,随尘下聚。择其大者名蜂王,用发系之,贮以葫芦,群蜂随入。置之吉贝园中,或僻处,数月而蜜成矣。排蜂,俗称马卵蜂,亦能酿蜜,螫人最猛,持火可免。有葫芦蜂、土蜂,不能为蜜。取其巢牌蒸之,可得黄蜡。(舆地志四.物产.昆虫类)

蜜蜂有“君臣之义”,在“吉日”最宜被捉全家。

蛙,一名田鸡。腿长,善跳。有青蛙、金钱蛙之名。春间,篝火,作声呼之,可获。三月三日,农民听其声,卜水旱。谚云:“田鸡声哑,田好稻把。田鸡声响,田好荡桨。”唐人诗云:“田家无五行,水旱卜蛙声。”盖卜诬也。《府志》(舆地志四.物产.昆虫类)

田鸡声哑,田好稻把。田鸡声响,田好荡桨。

田家无五行,水旱卜蛙声。

蛤,一名虾蟆。有山蛤、田蛤。山蛤,栖树上时,垂悬沫。旱久则鸣,其声桀桀。田蛤,产田间。皮斑,脊有白条贯顶。食之,愈痢。更有一种,背多痱磊,是名蟾蜍,又称癞虾蟆。皮肝有毒,食之杀人。取皮上垢研末,名曰蟾酥,可入药材。其蛰伏地中者,脚短,腹火。霖雨初出,见人则怒腹,涨如鼓。其声甚壮,俗名噰吭。(舆地志四.物产.昆虫类)

这个噰吭写得挺好。

红公马,客语曰雷公马。小者,灰色、无鬃。大者,头红、身黄、头有发,如马。多在树上,大小皆有细鳞。(舆地志四.物产.昆虫类)

我在《椰风昨夜来入梦》一文里面写过喝这么一段:“小的时候总觉得一年好长,一年里的日子总数远远大于所有的桥洞和山塘的总和。所有的桥洞和山塘都掏过之后,就得等下一次开闸放水才会有新的鱼虾可捉。在大旱的季节里,饮牛也得拉到水井边上去打水来喝。这时阿飞兄弟只好把眼光投向学校边上的野地和树林,那里有各种各样的野果和小动物。阿飞吃过蚂蚱,吃过蟋蟀,还有在树上结网的蜘蛛和跑得飞快的蜥蜴。有一种浑身碧绿的大蚂蚱,肥壮的大腿有两个手指头那么长,在炭火上烤了以后脆脆的,带着一种很奇特的香气。在烤蜘蛛之前要从屁股那里把蜘蛛肚子里的蛛丝尽数抽出来,不然的话会很难吃。阿飞最喜欢吃的是一种浑身通红的蜥蜴,村里人都管它叫雷公马。据说被雷公马咬了会很疼,并且要等到天上打雷才会松口。阿飞被雷公马咬过一两次,确实挺狠挺疼,不过还是能够挣脱的。雷公马长着四条短短的小腿,有一双很灵敏的耳朵,一听到什么风吹草动就飞快地跑到树上躲起来。如果实在是跑不掉了,就会恶狠狠地扑过来咬人。阿飞捉雷公马时都会准备一条长长的树枝,看见雷公马就远远地抽过去。经过多次演练阿飞这一招已经熟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一般来说都会一击即中。捉到雷公马后,就用铅笔刀割去脑袋,刨开肚子掏去内脏,还要把皮剥掉。在溪水里把肉洗干净了,用盐揉一揉然后放在炭火上烤,不多时便可以闻见扑鼻的香气。阿飞从来不敢把雷公马带回家来吃,只能偷偷摸摸地在树林里吃完了再回家。母亲认为雷公马是天上的神物,吃了是会挨雷劈的。”

蚺蛇,大者能吞鹿豕。有二胆,一在腹中,一在肤里。遇人击伤,胆即至伤处护之。故耐击,不死。人遇刑,服其胆,不致伤命。《明史》杨椒山受杖,有遗以蚺蛇胆者,曰“椒山自有胆”,可谓明证。《府志》称“蛇性淫,遇妇人必逐。亟解裙投地,蛇绞其裙不去”。殆不可信。(舆地志四.物产.蛇类)

读到这里,算是读了五分之一吧。《崖州志》所记物产,都是本地所有,总觉得著作者抄录前人甚多而亲身考据者甚少。

茅鳝,岭南人好啖蛇,易其名曰茅鳝。食草虫,易其名曰茅虾。鼠,曰家鹿。曲蟮,曰土笋。虾蟆,曰蛤蚧。《倦游杂录》(舆地志四.物产.蛇类)

改个名字再吃,是几个意思啊?

《蛇类》没有提到海南最常见的鸡蛋蛇,黄脑袋,黄肚皮,无毒,爱偷吃鸡蛋。村人看到宅舍入蛇,通常都是要打的,但是看到鸡蛋蛇都不爱打。

砚石,生州东豪霸岭,色紫而细。制砚最佳,土人仅取为砺。(舆地志四.物产.石类)

作磨刀石,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吧。

郡主冼太夫人庙,在州治左。宋建。明洪武丙辰,知州赖斌修。成化戊戌年,判官赖宣以夫人在隋曾赐临振县为汤沐邑,改额曰郡主,复修。正德丁卯年,知州何冈再修。国朝咸丰三年,知州卢凤应、副将钟国瑞重建。(建制志.坛庙)

这么说来,临振县是冼太夫人的食邑咯。

唐:珠崖郡,银二十两,真珠二斤,玳瑁一具。振州延徳郡,藤盘,金。班布、食单。

宋:珠崖郡,高良姜五斤。

元:坺硠子(槟榔),干良姜。

明:糜皮。杂皮。翎毛。生漆。翠毛。沉香。槟榔。竹木。黄蜡。芽茶。叶茶。鱼胶。大腹子。紫榆。花梨。

国朝:康熙七年奉文,采买沉香一十三斤,每斤开销正赋三两五钱。后相沿为例,每岁加办贡香二十斤。

如上出自《政经志二.土贡》

所以从明朝开始,海南的茶叶就是贡品了。

直省、府、州、县学明伦堂之左,刊立顺之九年钦定卧碑晓示生员文。曰:

朝廷建立学校,选取生员,免其丁粮,厚以廪膳。设学院、学道、学官教之,各衙门官以礼相待,全要养成贤才,以供朝庭之用。诸生皆当上报国恩,下立人品,所有条教,开列于后:

一、生员之家,父母贤知者,子当受教。父母愚鲁或有为非者,子既读书明理,当再三恳告,使父母不陷于危亡。

一、生员立志,当学为忠臣清官。书记所载忠清事迹,务须互相研究。凡利国爱民之事,更宜留心。

一、生员居心,忠厚正直,读书方有实用,出仕必作良吏。若心术邪刻,读书必无成就,为官必取祸患。行害人之事者,适以自杀其身。宜思省。

一、生员不可于求官长,交结势要,希图进身。若果心善德全,上天知之,必加以福。

一、生员当爱身忍性,凡有司衙门不可轻入。即有切己之事,止许他人代告,不许干与他人词讼。他人亦不许牵连生员作证。

一、为学当尊敬先生。若讲说,皆须诚心听受。如有未明,从容再问,勿妄行辩难。为师者,亦当尽心教训,勿至怠惰。

一、军民一切利病,不许生员上书陈言,如有一言建白,以违制论。黜革治罪。

一、生员不许纠党多人,立盟结社,把持官府,武断乡曲。所作文字,不许妄行刊刻,违者,听提调官治罪。

如上出自《政经志五.学规》

顺治九年,就是1652年,距今快400年了吖。

又,读到《政经志五.贮书》一节,列举了《上谕》《圣谕广训》《御纂春秋》《钦定唐宋文醇》《钦定唐宋诗醇》《穷州府志》《武场条例》等三十二部书,最后另起一行,加了一句:“(如上诸书皆佚。)”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