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记

By , 2021年2月11日 8:43 下午

大年三十,给自己放一天假。

跑去舍予茶院买了两款茶。一款云南晒红,今年的最爱,前前后后喝了四五斤的样子;一款水金龟,岩茶还是要焙火重些,焙火太轻就不像岩茶了。

读了一点点书,再次读到苏公。“欲知垂尽岁,有似赴壑蛇。修鳞半已没,去意谁能遮。况欲系其尾,虽勤知奈何。”写得真好。

明天还给自己放一天假。

One Response to “乱记”

  1. Jacky Chen说道: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东坡是The Gay Genius,到海南的时候确实已是暮年了。

Leave a Reply to Jacky Chen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