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寅拾遗

By , 2021年2月25日 12:42 下午

庚寅暮秋,珠崖泛洪,堤坝溃崩,古邑灭顶。虽时过境迁,犹历历在目,特作文记之。

遥忆庚寅秋,风雨摧古邑。
大水倾如注,七日不能止。
四野皆苍茫,浮茅挟豚豕。
壅淤浸村坊,厅堂游凳几。

曲川汇湍流,滚腾没岸堤。
恰值海潮起,愿疏偏塞滞。
喧嚣穿巷陌,汹怒夺货赀。
浊浪拍墙垣,咄咄逼瓦脊。

城南有埭堰,岁久缺维持。
白涛越戒限,岌岌犹拦蓄。
四更堤坝决,暗夜逃命急。
天光探故园,浑塘映断壁。

风雨时暂歇,府吏出街市。
晴天张大伞,雨靴不沾泥。
涉水立道中,作态留影迹。
行人驻足观,咿呀共称奇。

亭桥有妮子,募资换油米。
驱车济东园,未尝略停息。
半途遇路人,羞怯索布施。
非是不舍予,彼村短饭食。

听者甚沮愤,言语有怨气。
此去七八里,哪处少寒饥。
同是患苦人,何由分彼此。
定当告府吏,速便得迁次。

难禁眼鼻赤,长叹接短吁。
受托送命粮,怎敢递不至。
低声相恳乞,愿请明事理。
借得村道过,不忍回头视。

洪过水渐退,满目皆疮痍。
转角伏牛羊,高枝挂衣缕。
驼翁掘檩椽,头面遮黄泥。
老妪坐门槛,哀极不知啼。

官车巡墟镇,威声宣功绩。
更言吏如母,爱民胜己子。
童叟皆哂笑,窃窃相私语。
亲妈恐不然,后娘应如是。

史家书伟功,布衣录民疾。
功业人共睹,疾苦见者稀。
庚寅又十年,忆者寥无几。
约略拾遗事,不致尽湮佚。

野有蔓草斋主人时寄雪梨
不知今日是何年

One Response to “庚寅拾遗”

  1. […] 往回翻了一下记录,上一次写古风,是二月底写的《庚寅拾遗》。三个多月没有写了,怪不得写起来一点都不顺。​往后还是得写得更勤些,不然的话,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手艺又要丢了。 […]

Leave a Reply to 婉兮清扬 » 叱秋风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