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记——巫蛊群体诅咒

By , 2021年5月23日 5:56 下午

巫蛊之术自古有之,种类繁多,其中尤以诅咒源远流长。在许多文化中,人们相信诅咒可以使敌人、敌族甚至敌国受到伤害。这样的信仰不仅古人有,许多今人也有。

单就诅咒而言,还有许多不同的形式,譬如扎人偶是一种诅咒,祭奠未亡之人也是一种诅咒。

诅咒云云,对于无神论者来说,当然是无稽之谈;对于有神论者来说,则有许多不为无神论者所理解的理论。基督徒相信祈祷的力量,有的祈祷天父不要带走自己的亲人,有的祈祷天父赶紧带走自己的仇人。在大乘佛教中,也有旁者念力与愿力对处于中阴前期者产生影响的说法。我读书时,曾经糊里糊涂选修过宗教比较。各个宗教都有什么主张,我早已不甚了了,偏偏这些奇谈怪论还略略记得。为了避免传播封建迷信,在这里就不展开细谈了。

行巫术者通常相信,诅咒的力量是可以叠加的。也就是说,参与诅咒的人数越多,诅咒的力量也就越强。譬如说,假如许多人一起祭奠某一位未亡之人,就可以真的加速其死亡。金毛狮王在位时,便有女巫团体公开宣称对其进行“束缚诅咒”。金毛狮王虽然没有被女巫们咒死,但终究是没有连任成功。女巫团体因此颇感到欢欣鼓舞,认为群体诅咒的确具有制服金毛狮王的威力。

在一些相对内敛的文化中,普通民众通常是不屑于参与巫蛊活动的。为了施行群体诅咒,行巫术者往往假传死讯,使民众相信诅咒对象已经死亡,从而自发地对诅咒对象进行祭拜。许多内心淳朴的民众,便是这样抱着满满善意参与了恶意满满的群体诅咒,而被诅咒的对象往往是他们崇拜甚至感恩的人。

假传死讯型群体诅咒,在当代中国并不少见。随便在网上一搜,86岁老牌演员遭情敌假传死讯,当红奶油小生遭同行假传父亲死讯,著名物理学家遭挚友假传死讯,诸如此类,数不胜数。这些假的死讯,都在网络上引发了对未亡之人的祭奠,形成了不同规模的群体诅咒。假传死讯者可能并非要刻意营造一场群体诅咒,然而群体诅咒在民众对未亡之人的祭奠出现之际便既成事实,与始作俑者的初衷全无关系了。这样的群体诅咒,往往要等到假讯被揭穿、被辟谣才逐渐停止。老牌演员、奶油小生和物理学家的例子,由于消息来源不具有权威性,都没有形成大规模的群体诅咒,当事人至今也都健康无恙。

昨天发生的事情,略有不同。某国家级媒体率先发布了袁隆平逝世的谣言,多个媒体类应用迅速跟进,将谣言进行全网推送。在很短时间里,微博和微信上出现了大量民众自发祭奠袁隆平的帖子。以巫蛊的角度来看,便构成了一场万众参与的超大规模群体诅咒。此后湖南官方辟谣,多个媒体类应用也跟进辟谣,造谣的国家级媒体发表道歉声明。几个小时之后,另一国家级媒体正式宣布袁隆平逝世。

所谓大规模群体诅咒之说,不过是从巫蛊的角度来对此事件进行​描述。对于无神论者来说,这当然是无稽之谈;对于不施行巫蛊的有神论者来说,也是无稽之谈。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场超大规模群体诅咒与袁隆平逝世存在任何因果关系。

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作为始作俑者的某国家级媒体是恶意造谣。称呼这样的事情,有一个专业术语,叫做“乌龙”。有些媒体从业人员,只是过于尽忠职守,想要尽快把袁隆平逝世的消息发布出来,由此闹了一个小小的“乌龙”。

​夫子卧病,僮仆偷谓门生曰,僵矣。门生鱼贯入拜,皆披麻戴孝,泣涕俱下。夫子卒。

乱曰:不独僮仆侯此日久矣,诸门生侯此日亦久矣。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