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书

By , 2021年7月21日 11:01 下午

从一行十目到一目十行,花一个月时间,终于连蹦带跳地读完了《梁书》。正好桌上还剩些泡了二十多道的景迈,遥敬姚公一杯。

开始的时候,读得太认真,总想着要读懂,所以读得很慢。读啊读啊,慢慢就悟了,原来读书不需要读懂啊,不求甚解就对了。想要读懂,是为我执;觉得能懂,是为我慢。放下我执我慢,自然就读得快了。

接下来读姚公的《陈书》。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