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妇

By , 2022年3月17日 6:57 下午

放牛妇

夜长天光慢,秋深寮舍寒。
鸡犬扰梦醒,絮薄不觉暖。
窸窣下柴床,移被遮儿女。
推门惊露重,霜侵怨衣单。

转角唤牛起,哑声劝尿矢。
牛憨不解语,自顾驱蝇虱。
火起面渐青,切齿作喝叱。
良久箍桶鸣,略微平郁气。

荷担引麻索,牵牛下田坎。
穿林过陂塘,塘水浊如泔。
浮茅裹断帚,蝇黾走锈斑。
蟾蜍避让急,扑哧落泥滩。

停牛口路坑,四顾寻砾石。
踅摸不可得,顿足钉杢枝。
迂回巡阡陌,翘企觅粪迹。
躬身执钉耙,钩拢入竹箕。

畦垄过畦垄,且行且瞻盼。
辗转七八里,柴扁甸甸弯。
但觉肚腹困,步履渐蹒跚。
披荆上村道,汗渍濡薄衫。

歇脚后坡桥,扶扁舒鼻息。
定神望桥尾,一坨乌如漆。
盘纹皆润泽,温吞犹依稀。
暂抑心头喜,移足往摭拾。

凭空传呼喝,愕然转头观。
一妇斜径出,踉跄几欲翻。
疾步越头前,横担阻狭路。
落锄掘粪起,扑哧落篓筐。

气急意难平,面斥不择语。
彼妇捋污袖,仰面啐唾弃。
隔桥相秽辱,击掌决裂眦。
半晌口舌燥,各各奔东西。

勉力支形躯,卸担入牛栏。
儿女树底坐,嘻哈搓泥丸。
愤然赴竹丛,折枝向足胫。
弃竹倚柴门,颤冷软欲瘫。

儿女相对泣,妇亦面壁啼。
哽咽话儿女,勿耽少年时。
成人当远行,终老莫思归。
甘宁沿街乞,强胜劫牛屎。

野有蔓草斋主人时寄雪梨
不知今日是何年

注一:海南文昌一带村民早上放牛前要催牛下尿,收集牛尿作肥。
注二:口路,海南方言,指水井,口路坑即是井前的田野。

查了一下胖圈记录,这首诗的前两段是去年11月6 日写的,当时信誓旦旦地说:“挖个小坑,插个小旗,今年得把这篇写完。”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