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尼

By , August 2, 2010 8:32 pm

在海南农村长大的孩子,可能没有不认得诺尼的吧。

每每看到诺尼,便想起小时候没吃没喝的情景。其实不光是我们家,所有的小孩子都饿得慌。好不容易山坡上长了点野果,还没熟透呢便忙不迭的摘去。诺尼还青的时候,硬硬的带着苦涩。快红透的时候就转甜了,还微微带一点酸,这个时候最好吃了。熟透的诺尼是紫色的,除了皮还是涩的,连瓤带籽都甜透了。这个时候只要用手轻轻一碰,那诺尼就从枝条上掉下来。不过更棒的是风吹雨打自个掉到地上的那些,格外的甜。只是最好不要拣到掉了好多天的,里头铁定会有蚂蚁或者是虫子。

海南有一首民谣,是关于诺尼的。这首民谣说:“八月十五中秋期,仔欲吃饼爸无钱。哭的哭,啼的啼,爸带去坡摘诺尼。”这首民谣用普通话来读看似不甚通顺,但是用海南话读来是压韵的。还有一句谚语说:“六月六,熟落丢。”这句谚语的意思是到了农历六月六的时候,大多数的诺尼都熟透了,纷纷落到地上。等到八月十五,就算是诺尼还没有完全掉光,想来也是很难找到了吧。中秋佳节,孩子哭着要吃月饼,无奈的父亲只好带着孩子到山坡上去摘诺尼,结果找遍了整个山野也毫无所获。这是怎样的一种凄凉啊。和阿飞同龄的海南人,或多或少应该还保留着些许这样的记忆吧。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孩子还去摘诺尼吃了。附近村里的年轻一代,宁可到街上去买那些打了农药的水果,也不愿意爬树去摘自家门口的老荔枝树上的果子。阿飞感慨于人们思想以及生活方式的巨大变迁。城市化,规模化,产业化,还会怎样地影响我们的农村呢?

11 Responses to “诺尼”

  1. 天浩地坤 says:

    呵呵,我认识这种野果。这个名称应该是你们那的方言。我家是广西的,壮语的的发音跟你们的说法类似。我不确定普通话是否叫做捻子果?小时候我们经常上山摘着吃,不上课的时候就到山里采,一书包一书包的拿回家。这种野果是中灌木,不用爬树,小小孩在地上也摘得着。关键是成熟了的紫黑色的果子甜的很,问问还有股子清香。不过一次不能吃太多,否则会拉不出来。不过我们也有应对的方法。这个季节正好花生成熟,单吃两把生花生容易拉肚子,所以我们吃完诺尼,再吃两把生花生,这样拉的不干不稀,正好。可惜,现在在上海生活,诺尼远离了我,那种生活也离我很远了。唉。不过,你的文章让我想起了以前的童年美好生活,尽管物质上不富有,但是整个童年生活确非常的幸福,开心。
    非常喜欢你的博客,赞赏你的生活态度。阿飞的你一个系列文章让我看到自己的影子,可以说在很多地方我们有很类似的经历。从你的博客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非常谢谢你,祝你们全家幸福安康。

  2. 天浩地坤 says:

    你图片里的有些果子还不够熟,紫黑色的才够美味。呵呵

  3. keky says:

    哈哈 久违的野果啊,在我外婆家那里有很多啊。这个叫法跟我们的本地话有点相似,之前一直以为普通话叫蓝莓呢。呵呵

  4. bluecherrierose says:

    问好阿飞!也是属于我的童年回忆,其他的都不太记得,这个倒很记得很清楚。

  5. qyjohn says:

    啥时候回家乡来看看啊?我请客。

  6. bluecherrierose says:

    先谢谢啦!真的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看看啦!读书中和工作中!祝阿飞开心!

  7. Joe says:

    小时候经常采食的东东,第一次听说原来这种东西原来是叫诺尼。

  8. yahiii says:

    这应该是山捻子,海南文昌人读音“诺尼”

  9. xajhq says:

    我是江西的,小时候吃过很多这种果子,我们家山顶长了一大片这种树,至今我也叫不出来是什么树,这种果子叫什么果子,方言“nengde”。记忆中儿时的伙伴在中秋节前后相约着天刚亮就一起爬到山顶去摘,树不高,和我们当时的身高差不多,紫黑色的是那好吃的,有吃不完的,家里的大人会用来泡酒。。。美味无穷。

  10. ZZC says:

    我也是海南的,小时候吃了很多这种东西,后来出国才发现老外把这玩艺儿叫Blue Berry.好吧,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是一样的,但长得真的非常像,连味道都一样。

  11. 林凤妮 says:

    这个简直是每个海南农村孩子的童年记忆啊!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