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年头,两场洪灾,一点反思

By , October 17, 2010 5:06 pm

在文昌,第一波洪水缓缓退去,疲惫的人们重新打起精神,投入到灾后重建工作。官方媒体开始口径一致地报道各级政府“及时启动防御强降雨预案,超前部署、全面动员… 全面夺取了防汛救灾第一阶段胜利”。然而第二波洪水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卷土重来。已经很少有人提起,2008年10月,几乎是在同样的日期范围里,文城镇才刚刚被洪水全面蹂躏过。在草根媒体上,还能够依稀找到这一段记忆的残片,但是也很快被淹没在眼下这一场灾难的所引起的震撼、悲痛与愤怒里。

三个年头,两场洪灾。家园满目疮痍,生活还要继续。然而经验需要总结,教训需要反思。笔者愿以个人的一点粗浅认识,抛砖引玉,与诸位乡亲父老共商重建家园之良策。

一、水库

水库,就是在河道、山谷、低洼地修建水坝或堤堰所形成的蓄水场所。在丰水期,可以利用水库库容拦蓄洪水,削减进入下游河道的洪峰流量,达到减免洪灾的目的;在枯水期,可以利用水库所蓄存的洪水可以为周边地区提供饮用水和灌溉用水,达到减免旱灾的目的。

文昌地区共有中小型水库89座(不包括库容较小的山塘水库),大都始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前后。湖山水库为全境最大的水库,蓄水容量为4300万立方米。东路水库排名第二,蓄水容量为3200万立方米。龙虎山水库排名第三,蓄水容量1500万立方米。由于年久失修的原因,文昌境内的大部分水库均可按水库安全等级划分为二类坝,属于需要加固改造的水利工程。2010年文昌境内正在排险加固的中型水库5 座(宝芳、东路、石壁、龙虎山、爱梅),小型水库11座(石马、大坡、排寒、天鹅岭、名园、深田、中南、赤纸、李山、茂密、辽坦),其中5 座水库(龙虎山、石马、大坡、名园、天鹅岭)的排险加固工程已经基本完工。

自2000年以来,文昌的淡水养殖业蓬勃兴起。一些养殖户看上了水源充足的水库库区,在库区地域非法挖塘养鱼。十年来,鱼塘逐步蚕食库区地域,形成了“鱼塘包围水库”的局面。位于东阁镇的宝芳水库,超过四分之一的库区面积被鱼塘侵占。违法挖塘的现象,大大降低了水库的蓄水容量,给水库安全造成了重大隐患。有些养殖户更与水库管理人员相勾结,直接非法租赁水库水面进行养殖。由于养殖和捕捞需要相对较浅的水面,养殖者便私自将水库排干,造成水库有水也不蓄的局面。2010年上半年,海南发生了极为罕见的旱灾,上半年降水总量不及往年同期平均降水量的40%。在秋粮插秧季节,农民在干裂的土地上望眼欲穿。文昌全境能够开闸向下游农田提供灌溉用水的水库,屈指可数。

由于水库长期在低水位的状况下运行,直接导致了水库管理人员安全观念淡薄,抗洪意识缺失。10月3 日,海南的强降雨过程进入第三天,陵水县吊罗山发生山体滑坡,海南省气象局通过移动通讯运营商向全省移动电话用户发布了灾害天气预报。包括海口等兄弟市县都开始投入抗洪救灾工作,文昌河的水位明显上涨,但是文城镇居民并没有看到文昌市三防指挥部做出任何反应。10月4 日,海南省气象局将暴雨Ⅲ级应急响应提升为Ⅱ级应急响应。10月5 日,海南省气象局再次向全省移动电话用户发布危险天气预报。当日清晨,罗保铭省长作出指示:“一是要求各市县、部门要全面进入防汛应急工作状态,全面落实水库安全度汛措施,科学调度洪水,确保水库工程安全。同时,要及时做好人员安全转移,确保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二是各地要抓住这次降雨机会,在确保水库安全的前提下,降雨量较少的市县要根据实际情况做好水库蓄水。”10月5 日夜间,文城镇全面沦陷。10月8 日凌晨,会文镇赤纸水库决口。

在这种情况下,文昌市政府的官方媒体文昌新闻网于10月10日发布消息称:“10月5日,在海南各地险情还不是太突出时,文昌市就提前启动应急预案。”这似乎表明文昌市政府忽略了海南省气象局于10月3 日发布的灾害天气预报和10月5 日发布的危险天气预报,也忽视了罗保铭省长于10月5 日做出的要求各市县全面进入防汛应急工作状态的指示。

关于赤纸水库的决口事件,海南省三防办于10月8 日11时召开媒体说明会。三防办强调,赤纸水库是一座正在排险加固中的病险水库,原来水库中并没有蓄水,发生决口主要原因是由于此次强降雨造成。问题在于,如果赤纸水库的排险加固工程尚未完成,则应该在汛期采取限制蓄水措施,也就是通过泄洪手段将水库水位控制在警戒水位以下。根据官方媒体所公布的消息,10月8 日凌晨3 点赤纸水库水位超过警戒线1.3米。结合东路水库在此次洪水中的水位增长数据,可以估算出赤纸水库水位至少在10月7 日夜间10点左右已经超过警戒线了。因此,赤纸水库在决口事件发生之前是否采取了恰当的泄洪措施,是探究赤纸水库决口原因的一个关键性问题。尽管赤纸水库下游15公里处就是正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文城镇,但是赤纸水库属于石壁河流域,其泄洪流量注入石壁河从新村港入海,基本上不会加重文城镇的灾情。从文昌市政府网站所公布的信息来看,赤纸水库在决口前保守泄洪甚至是没有泄洪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一座病险水库,为何在连续多天强降雨并且水位不断上涨的情况下没有将水库水位控制在警戒水位以下,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此外,有消息指出10月7 日夜间赤纸水库水位突然快速增高,怀疑为上游水库紧急泄洪。赤纸水库上游5 公里处,是库容为赤纸水库2.5倍的石壁水库。赤纸水库决口事件发生之前,石壁水库是否曾经紧急泄洪,是否通知下游的赤纸水库启动应急预案,也是很关键的问题。

多年以来,汛期蓄水策略一直水利工程领域的讨论热点。我国目前通行的做法是汛前一定要放空水库,在汛限水位低位运行随时准备拦蓄可能出现的洪水,汛后才准许水库开始蓄水。在洪水发生时病险水库要提前有控制泄洪,将水位控制在警戒线以下,更是水库管理人员应该了解的基本知识。与决口相比较,受控泄洪能够提前转移群众,也能够通过流量控制降低对下游的冲击。在第一波洪水中,文昌境内多座病险水库水位超过警戒水位,赤纸水库决口,第一波洪水结束之后,各地河道和农田的水位迅速下降。此时海南依然处于汛期,应该严格执行水库汛期限制水位控制政策,利用河道水位下降的有利时机有控制泄洪,将水位尽可能降低到汛限水位。但是在10月11日至10月15日之间,有关部门似乎忙于庆祝“第一阶段胜利”,没有及时将水位降低到汛限水位。10月15日一夜暴雨之后,文昌又有多座水库超过警戒水位。10月16日下午,文昌地区有八座水库(湖山、东路、宝芳、龙虎山、石壁、竹包、八角、爱梅)紧急排洪。由此可见,文昌市整个水务系统管理水平低下,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二、河道

文昌地区的主要河流为文教河、珠溪河、文昌河、石壁河、北水溪。文教河全长56公里,注入清澜港,是文昌最大的河流。珠溪河全长48公里,注入东寨港;石壁河,全长34公里,注入长歧港,1974年裁弯取直改注入新村港。文昌河全长37公里,多支流,主流东南流经文城镇注入八门湾。北水溪(又称宝凌河)是一条季节性河流,注入宝凌港。此外,文昌境内还有独立出海的小河流32条,总长556.6公里。

文城镇在三年内两度被淹,使得文昌河综合治理工程备受关注。根据文昌市政府网站的介绍:“文昌河综合治理工程位于文昌江流域的文城镇河段上,主要工程项目包括城区河道整治和调蓄、滞洪、防洪及景观设置五个部分。其中城区河道整治工程包括文城河、文城南河、文城北河的堤围、水闸、排涝泵站、桥梁建设及河道扩宽等项目。文城镇的城市防洪按50年一遇标准规划设计。其中,城区堤防按20年一遇防洪标准建设;在文城北河、文城南河与铁路交汇处新建两座节制闸,拦蓄超过30年一遇洪水,从而使城市防洪达到50年一遇标准。景观设置将综合考虑文城旧城区改造规划、防洪排涝规划来设计。”

从水利工程的角度来说,影响河流排洪能力的主要因素包括比降、河势、河槽宽度、滩槽阻力。为了了解文城镇排洪不畅的真正原因,我们围绕如上几个要素对文昌河文城镇至八门湾河段进行深入分析。

文城镇位于文昌河的下游,重灾区太平桥位置(北纬19度37分00秒,东经110度45分00秒,海拔高度6 米)离出海口八门湾(北纬19度36分11秒,东经110度48分18秒,海拔高度1 米)的曲线距离大约为10公里,高程差异大约为5 米。尽管出海口处实际水位受潮汐的影响时高时低,但是海平面的水位是相对稳定的。假设从太平桥位置到八门湾的高程变化是均匀的,则文城镇下游的比降为万分之五,并不是一种非常不利的排洪条件。问题在于,文昌河已经有多年没有进行清淤工作,下游部分河段的河床高度高于文城镇河床高度。文昌河流经松马村后分为南北两个支流,流速明显变慢,排沙能力显著降低,淤积现象严重。容易引起排洪不畅的现象。

文昌河下游存在数量众多的小河湾,属于典型的畸形河势。畸形河势的存在是短期内局部河段排洪能力降低的重要原因。施行裁弯可消除畸形河势的不利影响,迅速提高河道排洪能力。松马村河段、竹苑村河段以及头苑村河段均存在明显的畸形河势,如果在这几个河段施行裁弯,有望明显提高文昌河的排洪能力。

在自然条件下,河流的横断面由主槽、嫩滩和滩地组成。从排洪的角度来看,主槽是河道排洪的主体。嫩滩是主槽在摆动过程中滩地坍塌形成的, 没有明显的滩地横比降,植被稀少, 阻力较小, 亦有较大的过流能力。滩地受植被、村庄、道路等阻水建筑物的影响, 过流能力较嫩滩和主槽要小得多。文昌河下游主槽宽度变化很大,是排洪中的不利因素。文兴路沿岸的河槽宽度明显变窄,仅为上游河槽宽度的2/3。沿江花园正东方向更有一栋直接构筑在河道正中的非法建筑(北纬19度37分25秒,东经110度45分44秒),占据了整个河槽宽度的1/2,对文昌河下游排洪形成了重大障碍。此外,沿江花园下游整个河段两岸鱼塘林立,原本用于排洪的滩地被鱼塘彻底占领,大大降低了河流的排洪能力。同时,鱼塘堤岸比周边村庄的地势要高,造成周边村庄的积水无法迅速排入文昌河,是周边村庄形成内涝的重要原因。

滩槽不同部位阻力特性的变化,直接影响河道的排洪能力。反映滩槽阻力的曼宁糙率系统n 值是洪水演进预报和河道冲淤演变预测的主要参数。糙率n 值的变化主要受河床冲淤、床沙粗细化的影响,但变化规律性不明显。可以肯定的是,由于拦滩公路、渠堤、村台房台等阻水建筑物增多和水边植被增加都会提高糙率n 值,对河流的排洪能力形成负面的影响。由于缺乏相关的技术数据,在这里不便展开深入讨论。

综上所述,文昌河下游可以通过清淤、裁弯、拓宽河道、清除非法建筑(构筑)物等手段提高河流排洪能力,将小流域内的洪水尽快排入八门湾,降低文昌河流域的洪涝灾害程度。文昌市政府所规划的文昌河综合治理工程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文昌河排洪不畅的问题。采用“堵”的方法抗洪,定然会加剧上游的洪涝灾害。在洪水超过节制闸抗洪能力的情况下,爆发性的泄洪行为也有可能加剧文城镇以及下游的洪涝灾害。因此,是否上马如上所述之文昌河综合治理工程,值得有关部门进一步商榷。

三、结语

这段时间,“天灾”可能是我们政府官员使用最频繁的词汇之一。沿江两岸倾家荡产的灾民们尚未停止嚎哭,会文小学的灾民们刚刚过上“有粥喝就不错了”的生 活,我们的政府官员已经在争相庆贺“防汛救灾第一阶段胜利”。会文镇的许多村民都清晰地记得,刚刚收到通知转移的短信,奔涌而来的洪水已经没到他们的腰 部。当他们再次回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家园,房屋宅舍已经夷为平地,田地果园一片狼藉。我没有亲见,但是听说政府给他们每人发放了一些大米和一条薄毯作为救 灾物资,房屋被冲毁的村民还能够领到23000元重建资金。按照目前海南地区的农村建筑成本估算,23000元只能盖30平米左右的房子。一家老小,又如何安置得下?

在全球变暖的大趋势下,异常气候的出现越来越频繁,强度越来越大,似乎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规律。不管是四十九年一遇还是五十年一遇,都不能改变文城镇三年内遭遇两次没顶之灾的事实。而下一个“四十九年一遇”的灾害天气,可能在未来三五年之内即将发生。灾害天气不能避免,但是生命与经济损失可以通过有效预防降低甚至避免。我多么希望,在下一次“四十九年一遇”的洪水袭来之际,老百姓转移避难的时间能够多些,没有被子的灾民能够少些,歌功颂德的新闻报道也能够少些。

天涯社区上的相关评论

9 Responses to “三个年头,两场洪灾,一点反思”

  1. 林凤妮 says:

    如何进谏政府呢?从而让政府重视,让社会关注,让百姓受益呢?

  2. hd says:

    需要非政府的监督机构, 政府的作为问题是世界范围内的一个难题. 中国独特的问题是没有非政府的监督机构 – nongovernmental watch dog groups. 中国现在待解决问题太多, 加上政改的停滞不前, 就难上加难了. 如果灾后如果能够正面面对问题, 问责官员,就会激发改进. 想现在这样的政府控制下的一律的歌功颂德, 什么也改变不了.

  3. daoge says:

    天朝的这种体制造就了许许多多不可理喻的问题,现在真正为老百姓做实事的官员基本灭绝,空话,大话连篇,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某些自认为权利的阶级随意践踏百姓的利益,官商勾结,底层人民没有真正的安全感和希望,连基本的生活家园都无法保护,什么鱼塘,虾塘堵塞河道,水库常年不修,海防林大量砍伐,红树林濒临灭绝,小雨小淹,大雨大淹。在海边不到100米建大量房地产,高尔夫球场,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全世界可能只有海南了,这是一种非常短视的行为,牺牲了全岛人民的利益换来的“繁荣”还不能造福海南人民。现在的海边光秃秃的,台风一来,全部命呼呼,假如这次“鲶鱼”光顾海南,海南人民要被水淹飘到越南生活了。

  4. hd says:

    其实很多不时简单的政府的问题, 社会和民族文化有很大的问题,即使照搬别人的制度, 也会变味. 可能是中国人民遭受的苦难还不够,欧洲战乱黑暗千年,激发了文艺复兴和民主运动. 中国社会的现状令人沮丧啊.

  5. daoge says:

    看看台湾,也是中华民族,中国人,虽然体制不同,但是几十年的发展不是有了很大的进步。就是很单纯的底层人民都能当总统,大家都有机会,总统触犯了法律同样被关到监狱,不管这里面有没有政党报复,但是至少有一种积极的信号,不管你是官二代,富二代,贫二代,都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广大人民看到大家只要努力了都有希望,犯法了都会得到惩罚。香港不是也一样,一位大法官的侄女,酒后驾车,殴打警察,得到了惩罚。人家也是官二代,但是制度透明,人人都有知情权,不会出现明显的官官相护的问题。但是看看我们,某些特权阶级,缺乏监督,什么媒体,舆论都不敢惹他们,就算犯法,啥事都能摆平。国家资源被垄断在少数人手中,平民百姓享受不到国家高速发展的红利,生活没有保障,有时连自己的性命都保护不了,这个社会缺乏一种诚信,缺乏一种公平竞争的大环境,大家长期处在一种压抑的状态,这是我们感到可怕的地方。。。

  6. hd says:

    大陆和香港台湾不具有简单可比性。 而且香港台湾也没有你描述的那么好。 大陆的问题不是官僚特权的存在,而是民众对于官僚特权的认可和接受。

  7. daoge says:

    这种制度下,民众只有认可和接受,因为他们要保命,只有服从才能太平,难道朝鲜人民愿意服从吗?其实任何国家都有自身的问题,当然,今天的中国还在发展,国家需要发展,但改革同样重要。今天的诸多矛盾,是由于法定的权利得不到保障而引发的,是公众认真要求兑现白纸黑字的法律条款。社会普遍要求的有更多的民主参与权,公众需要一个高效廉洁、平等参与、公平透明的公共领域。从前自以为自己还是爱国的、还是关心民族命运的,后来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屁民,自己的命运都不能掌控,还在考虑国家大事,有点可笑,觉得是不是自己疯了,变成了传说中的阿Q了。没事上网也就发发牢骚而已,于事无补,千万别当真了。以后不要做这样的傻事,老是验证一些真理的正确性有啥用?

  8. hd says:

    你说的东西适用于任何时间和地点, 即使在美国, 你以为丕民就不是丕民了?社会中的先行者总是少数, 你不想当, 没有问题, 没有区别。 中国和朝鲜的区别是, 一个是开放的, 一个是封闭的, 把责任都怪给一个团体符合人性的弱点, 符合中共敌人和中国的敌人的利益, 但事实是, 在开放了30年后, 我们民众是对中国的社会和政治现状是要负主要责任的。

  9. daoge says:

    总的来说,还是希望各级政府能够实实在在的为人民做事,兼顾各个阶层的利益,造福一方乡土;解民困,化民怨,聚民心,富岛不要贫民,国富一定要民强。很多时候,就算是亡羊补牢,其实也为时不晚。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