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大家的中国美术史

By , February 5, 2020 5:55 pm

91ebqtSSdlL

断断续续地又读完了蒋勋的《写给大家的中国美术史》,做个记号。

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

By , January 31, 2020 4:14 pm

71Is7UTo+zL

 

断断续续地读完了蒋勋的《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是一本不错的入门书。

遇文殊

By , January 28, 2020 12:19 pm

wenshu01 wenshu02

过墨尔本,于博物馆见文殊像,法身残破,眉眼似见哀伤,有感而作。

墙隅遇文殊,木然立暗壁。
衣烂不遮体,泥垢掩肤肌。
莲台穿心裂,虫咬兼蚁噬。
青狮拦腰截,苔痕压藓迹。

游人接踵过,尊前少问津。
久观生隐恻,近前相与言。
君来值何世,何处受香烟?
宝刹今何如,缘何陷胡尘?

我本微树籽,随缘落山荒。
曙天杳雾白,高崖见微光。
向晚落日黄,飞涧披霞妆。
新绿引蜂蝶,落木招雪霜。

经年成大树,斧斫出太行。
良材做檩椽,拙木弃路旁。
偶得匠人拾,携吾去工坊。
施刀刻法相,敷粉画霓裳。

忐忑站莲台,隔庭望普贤。
老僧坐草蒲,凝神诵梵音。
沙弥搔秃头,挤眉兼弄眼。
暮鼓继晨钟,日月续流年。

农父踟蹰来,举手奉新枣。
黄牛失杢索,敦恳问明道。
商贾殷勤至,惠赠雪莲草。
丝路多侠盗,望祈平安保。

新妇荷锄来,遗我田头李。
言儿患重疾,哀楚求良医。
樵夫负筐过,老妪篓中啼。
自叹老无力,入山待虎狮。

大漠狼烟起,边角震关山。
日落尸骨冷,月上剑戟寒。
将军策白马,血色遮银鞍。
许我金玉身,誓破祁连还。

牧者拄柳杖,蹒跚越涧滩。
凄然望北向,面惨容颜黯。
世代驱牛羊,常惧南兵悍。
敢请青狮吼,不教过贺兰。

城头崩又立,众生去又来。
目观红尘滚,心怀大悲哀。
空有菩提相,实是草木胎。
愿得自在法,恨无济世才。

野草掩古道,危楼失茂林。
寒霜蚀破瓦,老葛绞残垣。
砖木轰然塌,风雪卷普贤。
释尊应邀走,赴炉铸铜钱。

墟丘漏微光,约略知寒暑。
草底鸣促织,高岗啼鹧鸪。
栗鼠藏树籽,长虫眠洞窟。
蚍蜉世代生,窸窣噬残肤。

猎户引黧犬,掘我见天日。
迂回出荒郊,辗转流市集。
不期观镜里,骇然感悸慄。
羞看憔悴面,惭见褴褛衣。

四邑淘金客,携我赴香江。
推搡登舟楫,眩晃下南洋。
常恐回旋风,犹惧遮天浪。
颠扑五六月,惴怯抵异乡。

金山不可触,计拙又命蹇。
胡人好远俗,市我以金银。
拭我头上土,擦我衣上藓。
迁我入柜橱,不使惹埃尘。

昔我为草木,得享大清净。
春日观行云,秋夜指寒星。
不意得法相,怜爱生忧惊。
欣愿居暗壁,寂寂了余生。

听君肺腑语,哽咽不能言。
梦中惊坐起,残月映栊帘。
榄炭熏芽香,泥炉烹石泉。
瓦缶奉曼娥,遥酬文殊君。

受君珠崖香,良久不能言。
楼外月如水,清冷泽栊帘。
轻举朽木杯,怡然接汤泉。
一饮曼娥尽,遥谢有缘人。

野有蔓草斋主人过墨尔本作
不知今日是何年

墨尔本的相墨生茶(Chamo Tea)

By , January 19, 2020 8:13 am

每去一个新的城市,总是要体验一下卖茶叶店铺。上个星期去墨尔本,在谷歌地图上找了半天,只找到一家卖茶叶的,叫做相墨生茶(Chamo Tea),便去看看。

店面很小。一个不大的木架子靠在墙边,上面摆放一些茶叶茶具,茶叶以生普为主,茶具乏善可陈。屋里摆着两张草花梨的大方桌,桌上设有茶台可以泡茶。墙上挂着四幅蜡染的瓦当纹饰,似乎是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货架上有一款绿茶,上头用拼音写着“MENGDING GANLU”,大概是蒙顶甘露吧。我上一次喝到蒙顶甘露,也是十年以前的事情了,不由得有些动心。问店家要了一泡,坐在大方桌前泡了六七道,感觉味道尚可,便想要买一些。

货架上有两种袋装绿茶,一个是今年的,一个是去年的,看起来价钱还算公道。店家说刚才我喝的茶样,其实是去年的。我想,绿茶还是新的好些,便挑了一个今年的。回到酒店,随手丢在行李箱里,一直没有打开。等回到悉尼,今天拿出这茶来看,却是一款茉莉花茶。

喝茶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买到货不对版的茶。

印尼?

By , January 18, 2020 5:36 am

昨天去超市买菜,收银的大妈看了我一会,突然问:“你是印尼人吗?”

我下意识地回答说:“不是。”等回过神来,又补了一句:“我妈妈出生在印尼。”

大妈又问:“那你会说印尼话吗?”

我瀑布汗:“不会,不会。”

外公于1935年远下南洋躲避战火,辗转于马来西亚、新加坡与印尼,后在巴厘岛与外婆结婚,生儿育女。六十年代印尼排华,外公外婆于1961年携家小返回海南琼山,那时母亲6 岁。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