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文殊》补记

By , 2020年5月8日 11:07 上午

​昨晚的月光很好。

不知怎的,便想起了文殊君。

记得你住在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国家博物馆,就在中国展厅拐角处的玻璃展窗里。那个角落很安静,偶尔有人走过,也不怎么停留。你静静地站在那里,垂着眉,全身笼罩在射灯柔和的光里。不知为何,第一眼看到你时,就觉得之间有些淡淡的哀伤。

我看着你,你看着我,不说话。可是我总觉得你有话要说。

我在墨尔本住了十天,几乎是每天,都要去看你。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开始的时候,我连续几个小时看着你,脑子一片浆糊。过了两天,零碎的片段慢慢出现在备忘录里,有轮廓,有细节,有欢喜,有哀伤……我就这样站在你面前,等着你说话,点点滴滴帮你记下来。

晚上回到旅馆,再把这些片段整理出来。

这首诗的第一稿,是在第九天晚上写完的。记得那天是农历十二月廿一,下弦月。

第十天中午,就飞回悉尼了。

那时候,澳洲烧了四个多月的森林大火还没有灭。

那时候,这个世界还没有听说新冠病毒这个名字。

文殊君,来,喝茶。

周本纪第四(一)

By , 2020年5月3日 9:50 下午

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適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弃为儿时,屹如巨人之志。其游戏,好种树麻、菽,麻、菽美。及为成人,遂好耕农,相地之宜,宜穀者稼穑焉,民皆法则之。帝尧闻之,举弃为农师,天下得其利,有功。帝舜曰:“弃,黎民始饥,尔后稷播时百穀。”封弃於邰,号曰后稷,别姓姬氏。后稷之兴,在陶唐、虞、夏之际,皆有令德。

周的始祖是后稷,名字叫做弃。弃的妈妈是帝喾的正妃,叫做姜原。姜原在野外看到巨人脚印,心里欢喜,就去踩它。踩了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怀了孕,生了个娃。姜原觉得这事不太吉利,就要把娃偷偷丢掉。

姜原把娃丢在巷道上,但是牛马都不踩他。姜原把娃丢到树林里,可是那里有好多人,只好换个地方。姜原把娃丢到结冰的水沟里,鸟儿飞过来,张开翅膀垫着他,给他盖着。姜原没有办法,只好把娃养着,取名叫做弃,就是“丢丢”的意思。

这大概就是神迹了吧。

上回提到商的始祖是契,契的爸爸也是帝喾,妈妈是帝喾的次妃,叫做简狄。简狄洗澡时,看到一只黑鸟下蛋,简狄把蛋捡来吃了,由此怀孕生下了契。

理论上,契和弃是兄弟。两兄弟的来历,都很神奇。

商人不在乎契的来历,那时尚未完成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的过渡。周人在乎弃的来历(以为不祥),那时已经完成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的过渡。

弃爱种地,很会种地,大家都学他。帝尧听说了,就让弃做农业部长。弃这个农业部长当得很成功,到了帝舜时,被封为诸侯,封地在邰,以后稷为号,以姬氏为姓。在唐陶(尧)、虞(舜)、夏(禹)的年代,后稷家族的名声都很好。

顺便说一句,尧的爸爸也是帝喾哦。

后稷卒,子不窋立。不窋末年,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务,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不窋卒,子鞠立。鞠卒,子公刘立。公刘虽在戎狄之间,复脩后稷之业,务耕种,行地宜,自漆、沮度渭,取材用,行者有资,居者有畜积,民赖其庆。百姓怀之,多徙而保归焉。周道之兴自此始,故诗人歌乐思其德。公刘卒,子庆节立,国於豳。

后稷死后,不窋继诸侯位。不窋晚年,夏的势力日衰,就撤了农业部长的位置。不窋没有官当了,就跑去投奔戎狄。

叛国哦……

许多人以为戎狄就是外族,其实不然。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早期,既狩猎,也采集。喜欢狩猎的,逐渐发展为游牧民族;喜欢采集的,逐渐发展为农耕民族。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早期是混居在同一片土地上的。游牧和农耕都需要土地,所以两边经常要打架。

农耕民族更早地出现了文字,文字又促进知识与经验的积累与传承。农耕民族因为首先掌握了书写,也就掌握了历史,掌握了正统和正义。

对和错,内和外,美和丑,正义和不义。外族就是不义,揍外族就是对的。

不窋死了,鞠继位;鞠死了,公刘继位。公刘虽然跟戎狄混在一起,却把种地这祖传的手艺发扬光大起来。他把日子过得有声有色,许多贵族都迁来投靠他。所以,周朝的兴起,得从这位流亡戎狄种地的公刘算起。

民以食为天。就是说,谁给人民饭吃,谁就是人民的天。

公刘死了,儿子庆节继位,定都在豳。

庆节卒,子皇仆立。皇仆卒,子差弗立。差弗卒,子毁隃立。毁隃卒,子公非立。公非卒,子高圉立。高圉卒,子亚圉立。亚圉卒,子公叔祖类立。公叔祖类卒,子古公亶父立。古公亶父复脩后稷、公刘之业,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薰育戎狄攻之,欲得财物,予之。已复攻,欲得地与民。民皆怒,欲战。古公曰:“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与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乃与私属遂去豳,度漆、沮,逾梁山,止於岐下。豳人举国扶老携弱,尽复归古公於岐下。及他旁国闻古公仁,亦多归之。於是古公乃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作五官有司。民皆歌乐之,颂其德。

后稷的后人,在戎狄那边又传了好多代,轮到古公亶父继位了。

传说中古公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薰育、戎狄来抢夺财物,古公就任由他们抢。薰育、戎狄来攻占古公的地盘,古公只带了些亲信,翻山渡河一直逃到岐下。

古公的民众,原本是想和薰育、戎狄拼了的。可是古公说了:“民众跟着君王,图的是君王给他们好处。戎狄图的是我的土地和民众,民众跟着我和跟着戎狄有什么区别呢?让我的民众去打仗,去杀戎狄的民众,让我做戎狄的王。哎呀呀,我真是太不忍心了。”

逃跑都能被说成这么帅,不知道岳爷爷读了会作何感想。

古公逃到岐下,豳人也拖家带口跟到岐下。

古公在戎狄那边时,也是住帐篷牧牛羊的。到了岐下,开始盖房,开始筑城,开始划分圩镇。周人又从游牧民族变回了农耕民族。

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古公曰:“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长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传昌,乃二人亡如荆蛮,文身断发,以让季历。

古公卒,季历立,是为公季。公季脩古公遗道,笃於行义,诸侯顺之。

公季卒,子昌立,是为西伯。西伯曰文王,遵后稷、公刘之业,则古公、公季之法,笃仁,敬老,慈少。礼下贤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归之。伯夷、叔齐在孤竹,闻西伯善养老,盍往归之。太颠、闳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之徒皆往归之。

古公长子太伯,次子虞仲,幼子季历。季历生下昌时,有吉祥之兆。古公说:“咱们家要是有出头之日,就得靠昌啦。”太伯和虞仲知道古公想传位给季历,将来好让昌继位。他们为了让位给弟弟,就跑到南方去,断发文身,表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太史公用了一个“亡”字,一个“让”字。

如此波澜壮阔的爱恨情仇,若是让今人来写(biān),二三十集恐怕打不住吧。

古公卒,季历立,是为公季。公季卒,子昌立,是为西伯,就是周文王了。

西伯敬老,有些诸侯国的老干部,退休了就到他那养老。传说中的伯夷和叔齐,就是从孤竹国到西伯那养老的。

崇侯虎谮西伯於殷纣曰:“西伯积善累德,诸侯皆向之,将不利於帝。”帝纣乃囚西伯於羑里。闳夭之徒患之。乃求有莘氏美女,骊戎之文马,有熊九驷,他奇怪物,因殷嬖臣费仲而献之纣。纣大说,曰:“此一物足以释西伯,况其多乎!”乃赦西伯,赐之弓矢斧钺,使西伯得征伐。曰:“谮西伯者,崇侯虎也。”西伯乃献洛西之地,以请纣去炮格之刑。纣许之。

崇侯虎向纣王告状,纣王就把西伯捉了來,关在羑里。闳夭等人通过纣王的宠臣费仲给纣王献上美女、好马、珠宝。纣王说:“哎呀呀,你们真是太客气了,给我这么多好东西。光是这个美女,就可以放了西伯吖。其实西伯是好人,都是崇侯虎陷害他。”

于是纣王放了西伯,又给他兵器和兵权。西伯把洛水西边的地盘送给纣王,请纣王废除炮格之刑,纣王也答应了。

这个美女当真不简单。那时有个部落叫做有莘氏,盛产美女。商汤有个老婆,是有莘氏的;西伯有个老婆,是有莘氏的。献给纣王的美女,也是有莘氏的。

西伯阴行善,诸侯皆来决平。於是虞、芮之人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虞、芮之人未见西伯,皆惭,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祇取辱耳。”遂还,俱让而去。诸侯闻之,曰“西伯盖受命之君”。

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须。明年,败耆国。殷之祖伊闻之,惧,以告帝纣。纣曰:“不有天命乎?是何能为!”明年,伐邘。明年,伐崇侯虎。而作丰邑,自岐下而徙都丰。明年,西伯崩,太子发立,是为武王。

西伯盖即位五十年。其囚羑里,盖益易之八卦为六十四卦。诗人道西伯,盖受命之年称王而断虞芮之讼。後十年而崩,谥为文王。改法度,制正朔矣。追尊古公为太王,公季为王季:盖王瑞自太王兴。

周人和睦,耕田都留下很宽的边界,不互相争抢。虞国和芮国的人因为地界纷争,来找周人当裁判,看到周人宽阔的边界,都觉得很丢脸,就不好意思地回去了。

不争抢的前提是吃得饱,有余粮。周人的祖先,在帝尧的年代就是农业部长,跟戎狄混在一起都没忘记种地,可是周人吃得饱可能不是因为会种地。周人揍犬戎,揍密须,揍耆国,揍邘,揍崇侯虎,都是诸侯国。诸侯国被揍趴下了,就会把吃的喝的给送来。

难怪周人种地可以留下很宽的边界。

虞芮之讼,是典型的以果为因。

揍完崇侯虎,盖了一座新城,叫做丰邑,迁都到丰。第二年,西伯去世,太子发继位,就是后来的武王。

西伯被纣王关在羑里时,将《易》的八卦发展成六十四卦。

武王称王之后,追称古公为太王,公季为王季,西伯为文王。

所谓“制正朔”,就是改历法。

夏朝的时候,把一月(寅月)当做正月。商朝的时候,把十二月(丑月)当做正月。周朝的时候,把十一月(子月)当做正月。

这就是所谓力量即正义吧。

整理了一下博客

By , 2020年5月3日 4:46 上午

今天略得闲暇,把博客整理了一下。

把Ubuntu 14.04升级到18.04,又把WordPress从超级古老的不知道是什么版本升级到5.4.1。之前的版本实在太老,不能直接使用WordPress的升级功能,只好用MySQL命令将以前类别、文章、评论数据表挨个倒腾出来,再挨个倒腾到新的表里去。

从许多年前就开始用的广角主题,在新的版本里竟然还能用。倒腾完了,效果看起来跟以前一模一样。文章也没有丢,评论也没有丢。

以后就可以直接用WordPress的版本升级功能了。

新版本的编辑器,看起来不如以前好用。尤其是像我这种习惯于写长文章的人来说,编辑界面的浮动工具栏遮挡住了前一个段落的部分内容,总觉得有点影响思路。

慢慢习惯吧。

殷本纪第三

By , 2020年4月30日 8:32 上午

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契兴於唐、虞、大禹之际,功业著於百姓,百姓以平。

契卒,子昭明立。昭明卒,子相土立。相土卒,子昌若立。昌若卒,子曹圉立。曹圉卒,子冥立。冥卒,子振立。振卒,子微立。微卒,子报丁立。报丁卒,子报乙立。报乙卒,子报丙立。报丙卒,子主壬立。主壬卒,子主癸立。主癸卒,子天乙立,是为成汤。

商的故事,要从契说起。契的爸爸是帝喾,妈妈是帝喾的次妃,叫做简狄。简狄洗澡时,看到一只黑鸟下蛋,简狄把蛋捡来吃了,由此怀孕生下了契。契长大后辅佐大禹治水有功,帝舜把商给了他作为封地,从此契家就在商那里做诸侯,世代相继。

那个时候,王妃大概是在河边洗澡,不然无法看到鸟。那个时候,物质大概还很缺乏,不然王妃不至于捡鸟蛋来吃。

讲笑了。王妃取食鸟卵,大概是当时正处于采集文明向农耕文明的过渡阶段。王妃吞卵生契,大概是当时正处于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的过渡阶段。

在夏朝,帝位可以由父传子(夏后帝启崩,子帝太康立),由兄传弟(太康崩,弟中康立),还可以传给堂兄弟(帝不降崩,弟帝扃立。帝扃崩,子帝廑立。帝廑崩,立帝不降之子孔甲,是为帝孔甲)。

从契到成汤,一共有十四世。诸侯的位置,都是父子相传。

成汤,自契至汤八迁。汤始居亳,从先王居,作帝诰。

汤征诸侯。葛伯不祀,汤始伐之。汤曰:“予有言:人视水见形,视民知治不。”伊尹曰:“明哉!言能听,道乃进。君国子民,为善者皆在王官。勉哉,勉哉!”汤曰:“汝不能敬命,予大罚殛之,无有攸赦。”作汤征。

从契到汤,曾经八次迁都。到了契这一辈,把亳定为国都,因为帝喾曾经建都在这里。汤还写了一封信(帝诰),把这事说给老祖先听。

说来惭愧,俺是查了字典,才发现这个亳(bó)字比毫(háo)字少了一划。

商强大起来了,就去揍别的诸侯。

诸侯不是可以乱揍的。譬如说葛伯,因为他不来祭祀商的祖先,汤没有办法,才去揍他的。

为了说明这揍之合情合理,汤还以《汤征》为题写了篇文章,说:“你不听话,我就狠狠地揍你,绝不轻饶!”

总之,商去揍别的诸侯都是有道理的。

伊尹名阿衡。阿衡欲奸汤而无由,乃为有莘氏媵臣,负鼎俎,以滋味说汤,致于王道。或曰,伊尹处士,汤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後肯往从汤,言素王及九主之事。汤举任以国政。伊尹去汤適夏。既丑有夏,复归于亳。入自北门,遇女鸠、女房,作女鸠女房。

汤有个得力的大臣,叫做伊尹,来历很神奇。有的说伊尹为了求见汤,趁着有莘氏把女儿嫁给汤的时机,自告奋勇扮作伙夫陪嫁到汤那里,在做饭的时候给汤讲道理;有的说伊尹其实是个隐士,汤派人去请了五回,这才出来给汤效力,给汤讲古代帝王的故事(素王),给汤讲治国的道理(九主)。

开始的时候,伊尹大概是想做更大的官,于是就到夏那头去了。到了那头,才发现原来是看走眼了,又从夏回来。

伊尹回来的时候,大概是有点不好意思,是从后门进来的。

然而还是碰上了熟人,女鸠、女房,都是汤那时的贤人。为了避免误解,伊尹写了《女鸠》《女房》两篇文章,表明心志。

对于古人来说,会做文章,是很厉害的。夏启做《甘誓》。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帝中康时,羲、和湎淫,废时乱日。胤往征之,作《胤征》。商汤做《帝诰》《汤征》。伊尹做《九主》《女鸠》《女房》。

在商汤的时代,已经有甲骨文了。不过,甲骨文的主要功用是占卜和祭祀。上面说的这些文章,在甲骨文里面并没有发现。

伊尹的《九主》,很长时间以来,都只是个传说。1973年,在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画里发现了一个版本,可惜残缺得很厉害。

汤出,见野张网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乃入吾网。”诸侯闻之,曰:“汤德至矣,及禽兽。”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汤曰:“格女众庶,来,女悉听朕言。匪台小子敢行举乱,有夏多罪,予维闻女众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夏多罪,天命殛之。今女有众,女曰‘我君不恤我众,舍我啬事而割政’。女其曰‘有罪,其奈何’?夏王率止众力,率夺夏国。有众率怠不和,曰‘是日何时丧?予与女皆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尔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罚,予其大理女。女毋不信,朕不食言。女不从誓言,予则帑僇女,无有攸赦。”以告令师,作汤誓。於是汤曰“吾甚武”,号曰武王。

这个网开三面的故事,讲真,我一直没看懂。人之所以张网,不过是为了谋生。汤德及禽兽,人就禽兽不如了。

夏桀荒淫,罩不住诸位小弟了。恰好昆吾氏不太安生,汤就去揍他。

汤叫其它诸侯一起去揍夏桀,说:“不是我爱闹事,而是夏桀太坏了。我要不是怕上天怪罪,才不会去揍他。”

汤说:“你们和我一起去揍夏桀,我会给你们好处的。你们可别不信,我说到做到的。你们要是不听话,我就杀了你们,绝不轻饶。”

汤说:“我武功好厉害的,你们得叫我武王。”

跟夏启一样一样的嘛。

桀败於有娀之虚,桀奔於鸣条,夏师败绩。汤遂伐三嵏,俘厥宝玉,义伯、仲伯作典宝。汤既胜夏,欲迁其社,不可,作夏社。伊尹报。於是诸侯毕服,汤乃践天子位,平定海内。

……

汤乃改正朔,易服色,上白,朝会以昼。

汤在桀的老家(有娀)把桀暴揍一顿,桀被揍怕了,逃往鸣条。

汤又去揍三嵏,抢了人家的宝玉,当作自己的国宝。

其它诸侯也被汤揍服了。

汤当了老大,就修改历法。夏朝的时候,把一月(寅月)当做正月;到了商朝,把十二月(丑月)当做正月。

夏朝喜欢黑色,商朝喜欢白色。

夏朝晚上上朝,商朝白天上朝。

总之,对着干就对了。

汤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为帝外丙。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为帝中壬。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乃立太丁之子太甲。太甲,成汤適长孙也,是为帝太甲。帝太甲元年,伊尹作伊训,作肆命,作徂后。

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汤法,乱德,於是伊尹放之於桐宫。三年,伊尹摄行政当国,以朝诸侯。

帝太甲居桐宫三年,悔过自责,反善,於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帝太甲修德,诸侯咸归殷,百姓以宁。伊尹嘉之,乃作太甲训三篇,襃帝太甲,称太宗。

……

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僇辱之。为革囊,盛血,卬而射之,命曰“射天”。武乙猎於河渭之间,暴雷,武乙震死。子帝太丁立。帝太丁崩,子帝乙立。帝乙立,殷益衰。

第一次明确地提到储君,太子太丁。可惜这个太子死得早。

帝太甲不乖,伊尹关他三年,自己当老大。等到帝太甲乖了,再放出来,让他当老大。

这个伊尹太厉害了啊。

在商朝,帝位可以由父传子(汤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为帝外丙),由兄传弟(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为帝中壬),还可以传给侄子(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乃立太丁之子太甲)。这三种情况,都很常见,说不上哪个才是主流。

帝武乙,历史上第一个被雷劈死的人。

帝乙长子曰微子启,启母贱,不得嗣。少子辛,辛母正后,辛为嗣。帝乙崩,子辛立,是为帝辛,天下谓之纣。

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好酒淫乐,嬖於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於是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於鬼神。大冣乐戏於沙丘,以酒为池,县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者,於是纣乃重刑辟,有炮格之法。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强,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西伯之臣闳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马以献纣,纣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献洛西之地,以请除炮格之刑。纣乃许之,赐弓矢斧钺,使得征伐,为西伯。而用费中为政。费中善谀,好利,殷人弗亲。纣又用恶来。恶来善毁谗,诸侯以此益疏。

终于说到纣王了。

纣气力过人,见多识广,颇有辩才。

大臣想要怼他,还没有开口,他就知道人家想说什么,直接就怼回去了。花言巧语这样普普通通的形容词,实在不足以形容他的口才。

纣王爱饮酒,爱音乐,爱舞蹈,爱美女,爱收藏。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收藏家,非纣莫属。这些都是很高雅的爱好,只是物极必反。

西伯、九侯、鄂侯是纣王手下最大的官。九侯给纣王送了一位美女,但是这位美女不合纣王的心意,纣王就把美女杀了,又把九侯剁成肉酱。鄂侯跟纣王争辩,言辞激动了些,就被纣王做成肉干。西伯啥都不敢说,只是暗地里叹了口气,没想到被崇侯虎告密,也被纣王关了起来。西伯的手下给纣王献上美女、奇物、宝马,这才把西伯给救了出来。

西伯、九侯、鄂侯都不在了,纣王先后任用费中、恶来主政。这两个都是小人,诸侯都不喜欢,与纣王越发生疏了。

西伯归,乃阴修德行善,诸侯多叛纣而往归西伯。西伯滋大,纣由是稍失权重。王子比干谏,弗听。商容贤者,百姓爱之,纣废之。及西伯伐饥国,灭之,纣之臣祖伊闻之而咎周,恐,奔告纣曰:“天既讫我殷命,假人元龟,无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维王淫虐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安食,不虞知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不欲丧,曰‘天曷不降威,大命胡不至’?今王其奈何?”纣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祖伊反,曰:“纣不可谏矣。”西伯既卒,周武王之东伐,至盟津,诸侯叛殷会周者八百。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尔未知天命。”乃复归。

纣愈淫乱不止。微子数谏不听,乃与大师、少师谋,遂去。比干曰:“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乃强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剖比干,观其心。箕子惧,乃详狂为奴,纣又囚之。殷之大师、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周武王於是遂率诸侯伐纣。纣亦发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斩纣头,县之白旗。杀妲己。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令修行盘庚之政。殷民大说。於是周武王为天子。其後世贬帝号,号为王。而封殷後为诸侯,属周。

周武王崩,武庚与管叔、蔡叔作乱,成王命周公诛之,而立微子於宋,以续殷後焉。

太史公曰:余以颂次契之事,自成汤以来,采於书诗。契为子姓,其後分封,以国为姓,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孔子曰,殷路车为善,而色尚白。

越来越多的诸侯背叛纣王,投奔西伯。比干、商容、祖伊等大臣劝说纣王,纣王都不听。

祖伊的劝说,挺有意思的。他说:“大王你玩得太过了,老天爷都不要我们了,占卜都不灵光了。”

这样的劝说,当然是没有用的。

西伯死后,周武王在盟津纠集了八百诸侯,要去揍纣王。诸侯都很激动,都想赶紧去揍。但是周武王说,时间还没有到呢,咱们先回去。

纣王那边,微子、大师、少师逃走了,比干被纣王挖了心,箕子装作疯子,还是被纣王关了起来。

周武王率领诸侯在牧野把纣王暴揍了一顿。纣王逃到鹿台,穿上玉衣,自焚而死。周武王砍下纣王的脑袋挂在白旗上示众,又把妲己杀了。

周武王从此当了老大。他很谦虚,不称帝,只称王。

商的时代过去了,周的时代到来了。

孔子说,殷人的车很好,殷人喜欢白色。

打喷嚏歌

By , 2020年4月28日 6:11 下午

作词:木木美眉
即兴:阿飞咯咯

我在车上打了个喷嚏
原来 有人说到了我的名字

路过田野 路过山岗
丛林葳蕤茂密
也不知道有没有狐狸

左拐下桥 路边有棵丰收的琵琶
南亩有风 烈烈毒日
有个小孩依然穿得像个粽子

大家 在讨论写诗
窗外有个婆婆挑着车厘子
没戴口罩 我看见她滴着汗的鼻子

我们那个书社群,已经好久没有讨论读书的事了。今天很难得地聊了一天的现代诗,总算是有了点读过书的人的样子。

聊起诗原本是可以唱的,木木顺手写了一段押韵的,俺也顺便吼了一嗓子。

杨乐在中国之声节目里唱过一首《音乐响起》,在采访中他说:“做音乐首先是做给自己的,然后如果有别人喜欢你的音乐,那是一个偶然的事情。”

我觉得,写诗也是一样。写诗的人,不过是心里有些话想说,又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了下来。如果有人不喜欢你的诗,那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如果有人喜欢你的诗,那是一件偶然的事情。

我选择古风,不过是把想说的话画成画儿。画里有些景物,有些人物。能懂的人,看了自然能懂;不懂的人,说了也不会懂。单单一幅画,可能还有些薄弱,就需要用连环画的方式来串成一个故事。前段时间写的《遇文殊》,就是这样一个尝试。

有的人说,现代人写旧体诗,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前人写得好了。

其实,对于写诗的人来说,前人写得好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诗首先是写给自己的,别人怎么看,跟我的诗并没有什么关系。

写诗的人,就得这么骄傲嘛。

夏本纪第二

By , 2020年4月26日 10:01 上午

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禹之曾大父昌意及父鲧皆不得在帝位,为人臣。当帝尧之时,鸿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尧求能治水者,群臣四嶽皆曰鲧可。尧曰:“鲧为人负命毁族,不可。”四嶽曰:“等之未有贤於鲧者,愿帝试之。”於是尧听四嶽,用鲧治水。九年而水不息,功用不成。於是帝尧乃求人,更得舜。舜登用,摄行天子之政,巡狩。行视鲧之治水无状,乃殛鲧於羽山以死。天下皆以舜之诛为是。於是舜举鲧子禹,而使续鲧之业。

……

禹伤先人父鲧功之不成受诛,乃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

……

禹曰:“予娶涂山,辛壬癸甲,生启予不子,以故能成水土功。”

……

皋陶於是敬禹之德,令民皆则禹。不如言,刑从之。舜德大明。

禹的爸爸,也就是鲧,在同僚中是很有威望的。“等之未有贤于鲧者”,是高得不能再高的评价了。

然而尧并不喜欢鲧,说他“负命毁族”。即便如此,尧还不得不重用鲧。

鲧治水九年,没有成功。这时尧已经得了乘龙佳婿,也就是舜。舜一天也没有治过水,就“摄行天子之政”,又“殛鲧於羽山以死”。

读到“天下皆以舜之诛为是”这一句时,真是觉得好寒心。

舜杀了禹的爸爸,又让禹去治水。禹和涂山氏结婚,只在家里住了四天,辛壬癸甲。此后十三年间,都没有回过家。我从小就从历史课本上读到“大禹治水,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读到这里才知道,原来是禹并不是勤奋工作到“过家门而不入”,而是因为爸爸被杀才“过家门不敢入”。

后来的历史课本,为什么连这么丁点小事都要改呢?

禹治水第九年时,舜没有把他流放到羽山。可见,舜并非不知道治水是需要时间的。

当年舜行摄天子之政,位子坐得还不是很稳,必须把共工、讙兜、三苗、鲧分别流放到幽陵、崇山、三危、羽山去。

禹治水成功,皋陶敬禹之德,让民众都听禹的话。

不听话,是要受刑罚的。

禹的功劳,也算是舜的德行。

帝禹立而举皋陶荐之,且授政焉,而皋陶卒。封皋陶之後於英、六,或在许。而后举益,任之政。

十年,帝禹东巡狩,至于会稽而崩。以天下授益。三年之丧毕,益让帝禹之子启,而辟居箕山之阳。禹子启贤,天下属意焉。及禹崩,虽授益,益之佐禹日浅,天下未洽。故诸侯皆去益而朝启,曰“吾君帝禹之子也”。於是启遂即天子之位,是为夏后帝启。

夏后帝启,禹之子,其母涂山氏之女也。

有扈氏不服,启伐之,大战於甘。将战,作甘誓,乃召六卿申之。启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女: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维共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右不攻于右,女不共命。御非其马之政,女不共命。用命,赏于祖;不用命,僇于社,予则帑僇女。”遂灭有扈氏。天下咸朝。

禹打算让皋陶继位的,但是禹还没有死,皋陶就先死了。

禹死的时候,把天下让给益。三年丧期满了,益仿照先例,把天下让给禹的儿子启。

尧把帝位传给舜,舜让给丹朱,没有让成,只好继续执掌天下。

舜把帝位传给禹,禹让给商均,没有让成,只好继续执掌天下。

禹把帝位传给益,益让给启。按照早先的剧本,应该是没有让成的,然而竟一不小心让成了,因为“禹子启贤,天下属意焉”。

那么天下又是如何属意启的呢?太史公说:“有扈氏不服,启伐之……用命,赏于祖;不用命,僇于社,予则帑僇女。遂灭有扈氏,天下咸朝。”

听话,有赏;不听话,杀头,辱及子孙。

怪不得天下咸朝,

夏后帝启崩,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

太康崩,弟中康立,是为帝中康。帝中康时,羲、和湎淫,废时乱日。胤往征之,作胤征。

中康崩,子帝相立。帝相崩,子帝少康立。帝少康崩,子帝予立。帝予崩,子帝槐立。帝槐崩,子帝芒立。帝芒崩,子帝泄立。帝泄崩,子帝不降立。帝不降崩,弟帝扃立。帝扃崩,子帝廑立。帝廑崩,立帝不降之子孔甲,是为帝孔甲。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乱。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天降龙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未得豢龙氏。陶唐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孔甲赐之姓曰御龙氏,受豕韦之後。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惧而迁去。

孔甲崩,子帝皋立。帝皋崩,子帝发立。帝发崩,子帝履癸立,是为桀。帝桀之时,自孔甲以来而诸侯多畔夏,桀不务德而武伤百姓,百姓弗堪。乃召汤而囚之夏台,已而释之。汤修德,诸侯皆归汤,汤遂率兵以伐夏桀。桀走鸣条,遂放而死。桀谓人曰:“吾悔不遂杀汤於夏台,使至此。”汤乃践天子位,代夏朝天下。汤封夏之後,至周封於杞也。

夏朝的故事,对于太史公来说,似乎就是一连串的joke。

譬如说“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

譬如说“羲、和湎淫,废时乱日,胤往征之”。

譬如说“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乱”。

这个吃龙肉的故事,实在是太狠了。乱吃野生动物,是要出大事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现世报。孔甲吃了龙肉,夏朝还是又传了三代(帝皋、帝发、帝履),这才被商汤给灭了。

夏禹、夏启、太康、中康、帝相、少康、帝予、帝槐、帝芒、帝泄、不降、帝扃、帝廑、孔甲、帝皋、帝发、帝履(夏桀),共十七世。

蹦蹦娘

By , 2020年4月24日 9:27 上午

8e207a2b783c4c96e691c7f1837f2abf53bd9885

蹦蹦娘

蹦蹦娘,蹦蹦娘,
蹦去床下蹦去窗。
蹦去墙角捉蚊子,
蹦去灶前睡匾筐。

蹦蹦娘,蹦蹦娘,
蹦去床下蹦去窗。
蹦去门口神龙吃,
蹦去人室做新娘。

蹦蹦娘,蹦蹦娘,
蹦去床下蹦去窗。
蹦去室顶等天光,
蹦去天上看月娘。

蹦蹦娘,蹦蹦娘,
蹦去床下蹦去窗。
蹦去四山做扰攘,
蹦回室去抱阿娘。

 

蹦蹦娘是啥?

《蹦蹦娘》是一首摇篮曲,这也决定了它的曲调是比较平缓的,是缺乏跌宕起伏的。不过,作为一首民谣,它还是有一些灵活变化的成分,譬如说每个小节最后两句的曲调就不太一样。民间在唱民谣的时候,根据情景的不同,曲调和歌词都是经常发生变化的。这个版本的歌词,是我为正在撰写的短篇小说《山林寂寂》整理改编的,歌词的内容与小说的内容略略相关。

蹦蹦娘是一种室内常见的小型蜘蛛,学名叫做家幽灵蛛,喜欢在墙角、屋顶、门后、厨下等等暗处结网。别看蹦蹦娘的名字很可怕,实际上它是一种对人类极为友好的小可爱。在农村,小孩子刚刚会爬的时候,往往会爬到床下去触摸它的网,这时候它就会晃动那又长又细的腿在蜘蛛网上晃晃悠悠地蹦起来,就像跳舞一样蹦好长时间,所以被村里人叫做蹦蹦娘。用蹦蹦娘做摇篮曲,大概是因为蹦蹦娘与摇篮颇有一些神似之处吧。

蹦蹦娘以蚊子、蟑螂等小型害虫为食,如果在一个地方捕捉不到食物,就会搬家到其他地方去结网,这也是歌词中“蹦去人室做新娘”的由来。

作为一首民歌,《蹦蹦娘》是用本地语言来唱的,在歌词中也不可避免地使用到一些方言,譬如灶前指厨房,神龙指壁虎,四山是四处、到处的意思,扰攘则是胡作非为的意思。在记录民歌的时候,我们不可避免地需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某个汉字在方言中应该如何发音的问题,第二是方言中某个语音语意应该是用哪个汉字代表的问题。

 

文读与白读?

许多汉字,在同一种方言中存在不同的发音,但是表示相同的语意。其中一种发音称为白读,也就是平时老百姓说话的发音,又称语音或者话音;另外一种发音称为文读,也就是正经读书时候的发音,又称读音或者字音。白读是口头使用的发音,它的威望较低,在不同时间、地点、人群存在较大的差异,也容易受到外来因素的影响而发生变化;文读是书面语言所对应的发音,它的威望较高,通常被政府所使用以及规范化,不太容易受到外来因素的影响而发生变化。由于两种发音的威望不同,文读往往被视为上层语言,白读则被视为下层语言。

从语言的起源和演进的角度来看,白读位于语言的自源层,是语言自然演进的结果;文读位于语言的外源层,是语言受到外来影响的结果。这是因为文读代表着官话,是通过国家机器自上而下地推广到全国各地的。在汉语中,文读通过文教渠道对白读进行蚕食,白读又借助民谣和固定词组反抗文读。在靠近官话的地区,白读被文读淘汰出局,导致方言的消亡;在远离官话的地区,由于文教相对落后,存在白读胜出文读的情况。在汉语方言中,往往用文读的数量来衡量方言受权威汉语侵蚀的程度。

海南岛远离官话区,白读系统完整,文读系统残缺,是白话挤掉官话的典型例子。因此,一首海南话民谣,需要用白读才能被称为是正宗的。

 

本字与假借?

在白话挤掉官话的情况下,又出现了方言中某些语音语意不知道该用哪些汉字来表达的问题。

许多方言研究者热衷于探讨方言中某个语音语意应该用哪个汉字来表达才是“正确”的,并将他们所认为“正确”的汉字称为方言中某个语音语意的本字。这是对本字的一种误解。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1978年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本字指的是“一个字通行的写法与原来的写法不同,原来的写法就是本字,如‘掰’的本字是‘擘’,‘搬’的本字是‘般’,‘喝’(喝酒)的本字是‘欱’”。本字问题的出现,是与汉字的进化息息相关的。汉字的演进,可以大致地划分为象形指事时代和形声会意时代,又可以不严格地将大篆作为分水岭。在象形指事时代,字就跟画一样,主要是表意的。在形声会意时代,通过偏旁部首将两个字合并成一个字,表达与某个读音所对应的语意,就出现了表音文字。在象形指事时代,字的数量还比较少,许多语意共用一个汉字;到了形声会意时代,字的数量大大增加,以前曾经用某个汉字表示的语意,现在改用新的汉字来表示了。因此,本字是一个出现较晚的汉字与一个出现较早的汉字之间的关系,而不是方言中某个语音语意与某个汉字之间的关系。

而方言研究者所谓的“方言本字”问题,主要源自他们对汉语发音系统与书写系统之间关系的认识接近于一团浆糊。

一门语言,包括发音系统和书写系统两个部分。对于汉语来说,我们只有一个书写系统,也就是汉字,但是我们有许多发音系统,也就是许多方言。在汉语中,发音系统和书写系统之间不存在完全映射关系。在语言演进过程中,新的语音和语意是随着人们生活环境的改变不断出现的,而新的字需要经过创造、认定、推广的过程。因此,发音系统中的元素数量通常是远大于书写系统中的元素数量的。给定一个汉字,在不同方言中或许都能找到与之相对应的读音。但是某个方言中的某个语音语意,往往不能够找到准确地与之对应的汉字。

这种情况,称之为“方言本字”问题是不妥当的,只能称为“方言用字”问题。首先,方言语音语意与汉字之间的映射问题,不能简单地转换为现代汉字集与古代汉字集之间的映射问题;其次,我们所寻找的方言语音语意与汉字之间的映射,可能根本就不曾存在过。许多方言学者依赖音韵学推断方言发音的古音,又通过古音与古代汉字集之间的联系推断某字即为某方言中某语音语意的本字。这种论证方法的问题,在于论证者不明白逻辑推理中的两个基本原理:(a)弱证据不能推出强结论,和(b)推理链越长,可信度越低。

假设存在一个推理链A->B->C,环节一(A可以推出B)的可信度为90%,环节二(B可以推出C)的可信度也是90%。将这个推理链视为一个串行系统,那么A可以推出C的可信度只有81%(0.9 x 0.9 = 0.81)。显而易见,推理的可信度受限于可信度最低的推理环节,也就是弱证据不能推出强结论。

假设存在一个推理链A->B->C->D,环节一(A可以推出B)、环节二(B可以推出C)、环节三(C可以推出D)的可信度都是90%。将这个推理链视为一个串行系统,那么A可以推出D的可信度只有73%(0.9 x 0.9 x 0.9 = 0.73)。显而易见,推理链越长,推理的可信度越低。

近代方言学者考证所谓“方言本字”,使用的基本上都是“觅字法”和“觅音法”(梅祖麟,1995)。所谓“觅字法”,就是在《广韵》、《集韵》一类韵书中寻找一个语音和语意最能对得上的字。但是一个古音往往存在多个历史层次,简单地应用“觅字法”,可能会找到多个答案,于是出现了“觅音法”这个补丁。所谓“觅音法”,就是首先区分方言的历史层次,根据方言发音推测它所属的层次,然后在这个层次里寻找一个语音和语意最能对得上的字。此后,其他学者又提出了探义法(杨秀芳,1999)和觅轨法(潘悟云,2015)。无论是觅字法、觅音法,还是探义法、觅轨法,都依赖于音韵变化以及人口迁徙方面的证据。问题在于,即使是《广韵》和《集韵》这样的韵书,也只能被认为是刻舟求剑(用某个较短历史时期的语音代表某个较长历史时期的语音)或者以偏概全(用某个较小地理区域的语音代表某个较大地理区域的语音)的弱证据。在“方言本字”的论证过程中,往往涉及到(a)某某字汉朝如何发音,唐朝如何发音,清朝如何发音;以及(b)某某民族宋朝如何迁徙,元朝如何迁徙,民国如何迁徙。基于“弱证据不能推出强结论”和“推理链越长,可信度越低”这两个基本原理,可以看出,这样去探讨“方言本字”是不能得出可信结论的。

在汉语发音系统内部,存在多个不同的分支,譬如说官话、贛語、闽语、粤语、客家话、吴语、湘语。这些不同的分支存在共享的文化源头,因此具有大量共同的语言元素。除了共享的源头之外,每个分支还有其独有的其它文化源头,由此发展出其独有的语言元素。经过长期的发展,不同的分支之间已经无法相互沟通,应该被视为相对独立的语言来看待。方言的书写,首先需要将方言翻译为官话,再通过官话的书写系统落实到书面。长期接受官话教育的方言使用者,在大脑中已经存储了大量方言与官话之间的映射关系,在许多情况下可以不假思索地完成方言和官话之间的翻译,从而建立起方言和官话是同一种语言的假象。因此,很少有方言学者能够意识到,“方言用字”问题的本质,其实是一个翻译问题。

既然是翻译,就不存在一个“唯一正确”的答案,而要采用“信、达、雅”作为评判的标准。仔细探究,无论是觅字法、觅音法,还是探义法、觅轨法,其核心其实都是方言向官话翻译过程中的假借。所谓假借,就是借一个现成的汉字,用来表示方言中某个语音语意。假借的媒介,可以是被借汉字与方言具有相同或者相近的发音(音译,以音为媒,音近意不一定近),也可以是被借汉字的语意与方言的语意相同或者相近(意译,以意为媒,意近音不一定近)。与“方言本字”之言之凿凿相比,假借是一种严谨与开放的学术态度。通过假借,作者承认所使用的字和词不过是翻译过程中的权宜之计。这种权宜之计,可以是存在问题的,也是允许批评与讨论的。

在《蹦蹦娘》这首民谣中,“扰攘”这个词,属于假借,算是意译。就连“蹦蹦娘”这个词,也属于假借,算是音译。

乱记

By , 2020年4月22日 7:43 下午

jinju

这几天坚持跳绳,慢慢地又达到羽毛球课的要求了。每组两百次,一百秒以内完成,休息二十秒再跳下一组。一共跳五组,加起来十分钟的运动量。

前天有人在群里晒文昌鸡,偶得一小段感悟:“文昌鸡的灵魂,并不在鸡上,而在于这小小的青桔。有了青桔,文昌鸡便有了灵魂。远行的文昌人,只要院子里或者花盆里还种着青桔,哪怕是没有文昌鸡,只要看见这青桔,就能够想起文昌鸡的味道。”

我家这盆青桔,是前年中秋种下的,转眼间快满两年了。去年没怎么结果,今年结了好多了,很好看。

现在青桔已经有了,可是,怎么还是觉得少了一只鸡呢?

说到吃的,讲真,在家上班消耗的零食太多了,又不怎么动,再这么下去会胖的。

五帝本纪第一.舜

By , 2020年4月22日 5:31 下午

虞舜者,名曰重华。重华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帝颛顼,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从穷蝉以至帝舜,皆微为庶人。

帝舜名字叫做重华,也被称为虞舜。重华爸爸是瞽叟,瞽叟爸爸是桥牛,桥牛爸爸是句望,句望爸爸是敬康,敬康爸爸是穷蝉,穷蝉爸爸……藕卖糕的,就是帝颛顼,颛顼爸爸是昌意,昌意爸爸……哦,就是黄帝了。所以,帝舜是黄帝的九世孙,是颛顼的七世孙。

颛顼的后代,从穷蝉到帝舜,都是庶人。

帝尧是黄帝的四世孙,从辈分来说,帝舜要管帝尧叫太太爷爷。不过帝舜娶了帝尧的两个女儿,只要叫岳父大人就行了。

舜父瞽叟盲,而舜母死,瞽叟更娶妻而生象,象傲。瞽叟爱後妻子,常欲杀舜,舜避逃;及有小过,则受罪。顺事父及後母与弟,日以笃谨,匪有解。

舜,冀州之人也。舜耕历山,渔雷泽,陶河滨,作什器於寿丘,就时於负夏。舜父瞽叟顽,母嚚,弟象傲,皆欲杀舜。舜顺適不失子道,兄弟孝慈。欲杀,不可得;即求,尝在侧。

舜是冀州人,种过地,捉过鱼,烧过陶,学过手艺,做过生意。

他的爸爸瞽叟是个瞎子,生母早亡。爸爸娶了个后娘,给舜生了个弟弟,叫做象。象有亲妈疼,亲爸爱,所以很骄横。总而言之,舜的爸爸很坏,妈妈很坏,弟弟也很坏,都想要杀死舜,还好舜每次都能逃掉。舜很小心谨慎,总是顺着爸爸、后娘和弟弟,一心想要守着家人,岁月静好。

那是!不这样是要死人的。

一个庶民,还是瞎子,能够接连娶到两个老婆。舜的老爸也不简单啊。

在舜的那个年头,只要没有当官,就算是庶民了,和现在的庶民是不同的。舜家虽然是庶民,也还是祖上有两个天子的庶民好啵。

舜年二十以孝闻。三十而帝尧问可用者,四嶽咸荐虞舜,曰可。於是尧乃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与处以观其外。舜居妫汭,内行弥谨。尧二女不敢以贵骄事舜亲戚,甚有妇道。尧九男皆益笃。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上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尧乃赐舜絺衣,与琴,为筑仓廪,予牛羊。瞽叟尚复欲杀之,使舜上涂廪,瞽叟从下纵火焚廪。舜乃以两笠自扞而下,去,得不死。後瞽叟又使舜穿井,舜穿井为匿空旁出。舜既入深,瞽叟与象共下土实井,舜从匿空出,去。瞽叟、象喜,以舜为已死。象曰“本谋者象。”象与其父母分,於是曰:“舜妻尧二女,与琴,象取之。牛羊仓廪予父母。”象乃止舜宫居,鼓其琴。舜往见之。象鄂不怿,曰:“我思舜正郁陶!”舜曰:“然,尔其庶矣!”舜复事瞽叟爱弟弥谨。於是尧乃试舜五典百官,皆治。

舜二十岁就有孝名,三十岁时得到诸侯领袖举荐,帝尧把两个女儿嫁给他,安排九个儿子跟着他,考察他的言行。两个女儿很守妇道,从来都不跟亲戚显摆,九个儿子也更加团结了。

舜去种地,农人都把田地让给他。舜去捕鱼,渔夫都把居所让给他。舜去烧陶,黄河沿岸都出好陶。舜住的地方,先是成了村庄,然后成了圩镇,然后成了都市。

两个“让”字!

帝尧也给舜送些小礼物,衣服啊,乐器啊,别墅啊,牛羊啊啥的。

做天子的女婿真是好啊。

可是舜的亲爹似乎得了失心疯?

瞽叟舜上房修屋顶,然后在底下放火烧房,就这样都没把舜烧死。

瞽叟让舜去挖深井,又和象合伙把他活埋,就这样也没把舜弄死。

可是老爸和弟弟都以为舜呜呼哀哉了。弟弟把哥哥的房子和牛羊分给老爸,只要哥哥的两个老婆和琴。

然后舜就回来了,更加孝顺老爸,更加心疼弟弟。

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世得其利,谓之“八恺”。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世谓之“八元”。此十六族者,世济其美,不陨其名。至於尧,尧未能举。舜举八恺,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时序。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内平外成。

帝颛顼有八个好儿子,称为八恺;帝喾也有八个好儿子,称为八元。这十六个家族,世世代代都没有坏名声。可是到了帝尧的时候,这十六个家族的后人,一个都没有用。

帝尧也是帝喾的儿子。

八元都是帝尧的亲兄弟,世济其美,不陨其名,然而帝尧一个都没有用。

往回翻,帝尧还有一个哥哥,叫做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

目测帝喾家里有故事吖……

这十六个家族,后来舜都起用了。

昔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凶慝,天下谓之浑沌。少皞氏有不才子,毁信恶忠,崇饰恶言,天下谓之穷奇。颛顼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天下谓之梼杌。此三族世忧之。至于尧,尧未能去。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天下谓之饕餮。天下恶之,比之三凶。舜宾於四门,乃流四凶族,迁于四裔,以御螭魅,於是四门辟,言毋凶人也。

那时候有四大恶人。爱做坏事的叫做浑沌,乱嚼舌根的叫做穷奇,不知好歹的叫做梼杌,贪吃贪财的叫做饕餮。舜把四大恶人都轰到边疆去打妖怪,然后,然后,据说大地上就白茫茫一片地没有恶人了。

原来,像舜他爸爸和弟弟这样的,都是大好人啊……

舜入于大麓,烈风雷雨不迷,尧乃知舜之足授天下。尧老,使舜摄行天子政,巡狩。舜得举用事二十年,而尧使摄政。摄政八年而尧崩。三年丧毕,让丹朱,天下归舜。而禹、皋陶、契、后稷、伯夷、夔、龙、倕、益、彭祖自尧时而皆举用,未有分职。於是舜乃至於文祖,谋于四嶽,辟四门,明通四方耳目,命十二牧论帝德,行厚德,远佞人,则蛮夷率服。舜谓四嶽曰:“有能奋庸美尧之事者,使居官相事?”皆曰:“伯禹为司空,可美帝功。”舜曰:“嗟,然!禹,汝平水土,维是勉哉。”禹拜稽首,让於稷、契与皋陶。舜曰:“然,往矣。”舜曰:“弃,黎民始饥,汝后稷播时百穀。”舜曰:“契,百姓不亲,五品不驯,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在宽。”舜曰:“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轨,汝作士,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有度,五度三居:维明能信。”舜曰:“谁能驯予工?”皆曰垂可。於是以垂为共工。舜曰:“谁能驯予上下草木鸟兽?”皆曰益可。於是以益为朕虞。益拜稽首,让于诸臣朱虎、熊罴。舜曰:“往矣,汝谐。”遂以朱虎、熊罴为佐。舜曰:“嗟!四嶽,有能典朕三礼?”皆曰伯夷可。舜曰:“嗟!伯夷,以汝为秩宗,夙夜维敬,直哉维静絜。”伯夷让夔、龙。舜曰:“然。以夔为典乐,教稚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毋虐,简而毋傲;诗言意,歌长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能谐,毋相夺伦,神人以和。”夔曰:“於!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舜曰:“龙,朕畏忌谗说殄伪,振惊朕众,命汝为纳言,夙夜出入朕命,惟信。”舜曰:“嗟!女二十有二人,敬哉,惟时相天事。”三岁一考功,三考绌陟,远近众功咸兴。分北三苗。

舜最厉害的本领还是找路,在荒郊野岭里遇上暴风雨都不会迷路。作为一位学过定向越野的骨灰级路盲,俺已经退化到只认得左右不知道南北了,一出门就要打开手机查地图,丢了手机根本就回不了家。对于舜的这个本事,俺服。

舜给尧当了二十年小弟,尧就让他当代理大哥。又过了八年,尧就去世了。所以尧其实是在位七十年外加二十八年,共计九十八年。在前一则笔记里算成了一百一十八,原来是俺算错了。

尧在位的时候,设了许多闲职。譬如说禹、皋陶、契、后稷、伯夷、夔、龙、倕、益、彭祖等等等等,虽说都有工作,但是都没有工作。

所以舜挑选接班人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勤奋。

小弟们异口同声地推荐了禹。

禹一开始当然是拒绝的。后来实在是推卸不掉,只好应了下来。

舜安排弃当农业部长,契当民政部长,皋陶当司法部长,垂当工程部长,益当畜牧部长,伯夷当大祭司。

他们一开始当然也是拒绝的。后来实在是推卸不掉,只好应了下来。

舜每三年给他们做一次绩效评估。

此二十二人咸成厥功:皋陶为大理,平,民各伏得其实;伯夷主礼,上下咸让;垂主工师,百工致功;益主虞,山泽辟;弃主稷,百穀时茂;契主司徒,百姓亲和;龙主宾客,远人至;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辟违;唯禹之功为大,披九山,通九泽,决九河,定九州,各以其职来贡,不失厥宜。方五千里,至于荒服。南抚交阯、北发,西戎、析枝、渠廋、氐、羌,北山戎、发、息慎,东长、鸟夷,四海之内咸戴帝舜之功。於是禹乃兴九招之乐,致异物,凤皇来翔。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

此处略去歌功颂德无数字。

舜年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尧举之,年五十摄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於苍梧之野。葬於江南九疑,是为零陵。舜之践帝位,载天子旗,往朝父瞽叟,夔夔唯谨,如子道。封弟象为诸侯。舜子商均亦不肖,舜乃豫荐禹於天。十七年而崩。三年丧毕,禹亦乃让舜子,如舜让尧子。诸侯归之,然後禹践天子位。尧子丹朱,舜子商均,皆有疆土,以奉先祀。服其服,礼乐如之。以客见天子,天子弗臣,示不敢专也。

舜六十一岁时正式成为天子,在位三十九年,崩,刚好一百岁。回想起尧当了九十八年的天子,不得不说那时的人真是太长寿了。

舜把曾经想要杀他的弟弟封为诸侯。自己的娃商均不听话,舜就让禹接任老大。三年丧期满后,禹也要把天下让给舜家的娃,但是所有的诸侯都来归顺禹。禹没有办法,只好继续把这个老大当下去。

尧把帝位传给舜,舜让给丹朱,没有让成,只好继续执掌天下。

舜把帝位传给禹,禹让给商均,没有让成,只好继续执掌天下。

讲真,小时候去走亲戚,别人塞给我俺包的时候,俺也是拒绝的,不过好像没有拒绝成功过。

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以章明德。故黄帝为有熊,帝颛顼为高阳,帝喾为高辛,帝尧为陶唐,帝舜为有虞。帝禹为夏后而别氏,姓姒氏。契为商,姓子氏。弃为周,姓姬氏。

从黄帝到尧、舜、禹,本来都是一家人,都是同一个姓(公孙),只是改了国号。从禹开始用氏进行区别,夏禹姓姒氏,商契姓子氏,周弃姓姬氏。

太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於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於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

太史公说,五帝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说老实话,读前人的文章,也就《尚书》还行吧,其它的,也就那样。可是《尚书》大部分已经丢了,别的书里说《尚书》说了啥啥啥,也不好判断真假。俺只好挑些文字比较通顺的,凑在一起,作为俺大作的第一篇。

总而言之,俺都是听别人说的,你们爱信不信吧。

顺手画了个《五帝世系图》。说是五帝,其实有六个,但是因为“帝挚立,不善,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的缘故,买一送一了。

《五帝本纪第一》是《史记》中很特别的一篇。因为年代久远,太史公自己也说“难为浅见寡闻道”。这里用稍微轻佻的态度做些注解,不过是疫情期间给自己解闷而已,莫较真。

《史记》后面的部分,就要认真读了,不闹了。

Wudi-3

乱记

By , 2020年4月18日 4:13 下午

读Frank Herbert的DUNE,记一句值得记的:

 

Fear is the mind-killer. Fear is the little death that brings total obliteration. I will face my fear. I will permit it to pass over me and through me. And when it has gone past me I will turn to see fear’s path. Where the fear has gone ther will be nothing. Only I will remain.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