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锁

By , July 24, 2019 6:23 pm

xinsuo

据说这是德国最古老的一首爱情诗,发现在一位中世纪修女用拉丁文写给情人的一封信后面,约成于公元后一千二百年,作者不详,因亦被列入民歌。原诗是用中古高地德语写的,在德国文学史上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关雎》。该诗出自Werinher von Tegernsee书信集,抄录于Tegernseer Handschrift手稿,目前是Bayerische Staatsbibliothek图书馆馆藏品。

下面是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一书中的译本,我并不喜欢。

难道我监禁你?
还是你霸占我?
你闯进我的心,
关上门又扭上锁。
丢了锁上的钥匙,
是我,也许你自己。
从此无法开门,
永远,你关在我心里。

在网上还找到了另外一个译本,不知道译者是谁。

君身属我兮,我身属君,
此情君应知之深!
我今将君兮
心头锁;
钥匙儿失落兮,
君只得永在我心头存!

今天心血来潮,试着用古风做了一下翻译:

君为余所属,余亦君所隶。
余心有一语,君心应见知。
心扉锁君影,玉钥遗无迹。
君影驻余心,永矢无别离。

鹦鹉曲

By , July 3, 2019 6:34 am

hetang

新荷细柳留人住,桥下持竿一渔父。西院偶传词话声,潺潺帘外细雨。

叹苕华难敌兴亡,孤云终随灵均去。留诗魂词魄寄小丘,青松苍郁处。

 

故友发来荒岛风景两张,追思清华风物,最难忘者,莫过于海宁王公。

画个老虎

By , July 1, 2019 10:49 am

扶桑

鹦鹉曲

By , June 30, 2019 2:18 pm

yingwu2

 

这两天迷上了《鹦鹉曲》,再和一篇。

 

它家雪梨大城住,祖上世代是渔父。白沙滩上衔个鱼,碧浪轻卷细雨。

它也来听甚歌剧,街头边梭巡来去。叼起路人辣鸡翅,隐入楼群深处。

 

悉尼白鹮是一种美丽的短腿鹤,在人类的影响下放弃了祖传的捕鱼技能,以翻食人类垃圾为生。悉尼街头的白鹮更养成了抢夺路人食物的习性,因此白鹮也被称为垃圾鹤和强盗鹤。

昨天的溪尾略文了些,今天的白鹮又嫌太白。明天再试一个别的。

鹦鹉曲

By , June 29, 2019 5:09 pm

Yingwuqu

 

公车上读些小令,试着和一篇《鹦鹉曲》。

 

溪尾浅湾最宜住,也无甚呱噪渔父。豆娘相逐过芳甸,残照偏兼细雨。

村头小姑引犊来,簌簌穿林去。哗喇喇惊起双鹧鸪,又隐入芒花深处。

 

如果要唱的话,“豆娘”和“引犊”似乎都文了一些,也许应该改得白一点。先这么放着吧,以后再看要不要改。

谢谢小小妹妹的照片。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