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武小坪章

By , July 31, 2018 5:43 pm

xzp01 szp02 szp03 szp04

2018年春,易武小坪章。本来想等到周末再开的,然而闻着那淡淡的茶香,实在是不能忍。热盏醒茶,头香犹如新取的野蜂窝,甜香扑面;待甜香散去,剩下幽幽的花香,久久不散。

前面几泡,水温低些,充分醒茶。后面几泡,滚水点注,即冲即出。茶汤鹅黄,花香幽雅,入口甜,回甘快,无苦,无涩。非常满意。

谢谢剑年师兄的茶,谢谢飞越大半个地球送茶的小友。

风蜡草

By , July 30, 2018 3:17 pm

fenglacao

萋萋风蜡草,挤挤望新蒿。
雪萼不禁风,依依落塘坳。
嘤嘤小儿女,嘻嘻结花扫。
幽窗恨月明,寂寂忆牧皋。

正如小小师妹所说,这一首还是带了浓重的《芒花草》的影子。主要的问题,在于芒花草和风蜡草在珠崖郡向来都是用来扎扫把的,所以不由自主地就串场了。

西澳蜡花(Chamelaucium uncinatum)又名蜡花(Wax flower)、风蜡花、淘金彩梅以及玉梅等,属桃金娘科(Mycinatum)风蜡花属植物。常绿灌木,耐旱,耐瘠薄。叶片为对生线形叶似松针,四季常青。其花似梅花,其花型呈漂亮梅花状 ,花瓣蜡质有光泽,为粉红色或白色,配以紫色或金黄色的花心。

谢谢红冰师妹的图片。

无我茶会

By , July 28, 2018 8:18 pm

Wuwo01 Wuwo02 Wuwo03 Wuwo04 Wuwo05 Wuwo06

今天上午,在舍予茶院参加了一场无我茶会。

无我茶会于上个世纪80年代发源于台湾,倡导的是一种没有主客、没有长幼、没有尊卑、没有高低的品茶方式。在举行茶会的时候,在同一个空间里面同时设置多个茶席,由多人同时泡茶,每人出茶汤四杯,将其中三杯奉给自己右侧的茶友,一杯留给自己。也就是说,每个人同时可以品饮到四款茶。

无我茶会是一个入门性质的茶会。一个多小时的茶会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用幻灯的形式介绍来自台湾的团队,第二部分由台湾的团队进行仪轨演示,第三部分由茶友亲自冲泡和分享。今天我泡的是白毫银针,左侧三位茶友泡的分别是老枞水仙、正山小种,还有武夷岩茶。整个茶会都是止语的,向茶友奉茶的时候,茶友也在向其他茶友奉茶。奉茶的时候,捧着茶盘(或者公道杯)走到茶友的茶席前面,右膝着地,将茶杯放到茶友茶席前面的杯托上,起身对茶席微微鞠躬,再走到下一位茶友的茶席奉茶。给自己右侧的三位茶友奉完茶后,回到自己的茶席前面,按照同样的礼仪给自己奉茶。坐回到泡茶的位置,茶托上的四杯茶,由颜色最深的那一杯开始,先闻茶香,分三口喝完,再闻杯香。按照同样的品饮方法,依次品完四杯茶。

一般来说,一道茶通常要冲泡三泡甚至更多。由于时间关系,在这次茶席中,一道茶只冲两泡,第一泡用茶杯杯右边的茶友奉茶,第二泡用公道杯给右边的茶友奉茶。两泡茶饮毕,向身边的茶友鞠躬表示感谢,茶会就完成了。

整个茶会都是止语的。向茶友奉茶的时候,茶友也在向其他茶友奉茶。这位小沙弥,静静地站在茶会的中间,注视着茶友们喝茶,微微地笑。博山炉里,燃的是沉香香篆。小竹笼中,点的是无烟蜡烛。

无主客、无长幼、无尊卑、无高低,无语,无我。

Wuwo07

 

(照片有舍予茶院提供。)

伊豆的舞娘

By , July 25, 2018 8:04 pm

getImage-2

 

一系列短篇。

由纯真的《伊豆的舞娘》开始,过渡到浑浊的《温泉旅馆》,然后是迷茫的《抒情歌》,最后以暗黑的《禽兽》结尾。

 

 

乱记

By , July 17, 2018 12:06 pm

吃了午饭,顺手到书店买了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娘》《睡美人》《名人》《美丽与哀愁》《千羽鹤》和《古都》。

书店里没有找到《雪国》。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